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方王】顶奇妙的方先生(完结)

OOC预警。

  王杰希一直觉得和他合租的方先生是个顶奇妙的人。

  方先生全名方士谦,人瘦个高,笑起来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他身上总有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平常也极重视卫生与饮食,没有特殊情况从不熬夜,凭借着这些印象,王杰希推测他是一名医生。熟悉后也听他讲过几次手术台上的事,因不明科室,不敢妄下定论,戏谑时只称方大医生。

  “不敢当不敢当。说说学生?祖国花朵嘛,肯定活力十足,催人向上,没我这儿这么糟心。”

  食不言在他们身上并不适用。不管时间是否充裕,两人总会趁这个机会说些什么。或许是教师的能力,王杰希讲起事来娓娓有序,平静中掺着点小幽默,语调抑扬顿挫,仿佛连咬字轻重都经过了周密的计算。所以话题大多由王杰希挑起,方士谦负责接话,就这么顺顺遛遛地从学生聊到菜钱。

  “学校新进的粉笔太硬了,容易扬灰。”

  “我下次路过文体商店帮你看看?软一点的粉笔好写,你也不用费那么大力气去摁。”

  “嗯,谢谢。拍灰的时候刚写完一道大题,还没开始讲注意事项,下边突然响了一声鸡叫。”

  “是不是方不黄给哪个小混球拎走了?”方士谦侧过头问他,嘴里咬着花菜,说话含含糊糊的。方不黄是方士谦原先养在家里的鸟,羽毛白中掺黄,腿短体胖,叫声如鸡。要不是它会飞,指不定哪天就进锅了。

  “不是,尖叫鸡,方不黄不是给你父母捧走了么。收上来一打,确定是游行用品,又发回去了。”

  王杰希所执教的中学在运动节前会举办游行,用以彰显校园特色。历届有穿着长衫背《孔乙己》、拎着三角板跳函数操等光荣事例,一想到尖叫鸡都能与这挂钩,方士谦的脸色有点复杂。“方案有出吗,用它捏一曲《忐忑》?”

  “那应该不至于,扰民了。”王杰希摇摇头,将碗筷收拾好,朝厨房内走:“校长亲披的开路队呢,富有朝气,贴合时季。鸡年走鸡,狗年遛狗。”

  “那等马年策马狂奔了,务必喊我一声啊。”

  聊天的资本是一顿饭,谈条件的资本是一顿饭。有段时间方士谦天天吐槽王杰希好收买,原因是一个周五晚上他称明天有事,希望王杰希承包一半的卫生打扫,好处是晚上吃皮蛋瘦肉粥。王杰希答应得爽快,第二天就独自将家里打扫个遍,傍晚时分瘫倒在沙发上朝刚进门的方士谦蹬蹬腿,嘟嘟囔囔要吃两天的皮蛋瘦肉粥。要求诚恳,准备充足,搞得方士谦哭笑不得,拿着当了一个月的茶余谈资。

  方先生还会做饭,大到一桌六人的丰盛饭菜,小到降火用的冰糖雪梨,样样得心应手,这倒让王杰希从单身生活中磨练出的厨艺没了用武之地。他会为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守三小时的砂锅,也会为了一碗烧糊的红豆沙满屋子乱跑嚎叫,期间还试图骗王杰希尝一口。认识的第二年,王杰希成功晋升班主任,性子颇好的他很快就获得了学生的认可,因为家离学校不远,周末时也有学生来敲门,问题、蹭饭或是纯粹问个好。每到这种时候方士谦大都在场,对于蹭饭者心软地照单全收,直言孩子们长身体的时候要吃些好的,被王杰希嘲笑了一阵喂猪。

  “你是不是给逼出什么强迫症了,像是每餐必须均衡到所有营养?”王杰希坐在小马扎上择菜,用湿手拍对方的脸。划拳输了的方先生没有小马扎坐,蹲在一边看着,时不时左右晃晃,躲避王杰希的攻击。

  “我高中时就这么给喂的,记忆犹新,让新一辈尝尝。”

  后来学生都学乖了,只要来敲门时方士谦在家,一准求投喂。 以至于每次门铃一响,王杰希总先推推方士谦,告诉他小土匪们又来了,还不快跑。方士谦就会配合着满屋子乱跑,最后免不了往床上一躲,躺平了让王杰希帮他盖被子,美名其曰“革命战友要好好打掩护”。他又是个闲不下来的人,每每都觉得实在无聊,常掐着门口有人的点直蹦起来,战绩客观,吓着不少人。

  方士谦对王杰希的学生来说不只是个供饭的,每次来都这么玩玩闹闹,仅因为印象太过深刻。在作业完成的情况下方士谦也会带他们出去跑步打球,当然,这事总免不了拉上王杰希。志愿填了医科大的袁柏清为医术、能说动王杰希这两项认他为师父,方士谦也不在意,两人勾肩搭背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当着王杰希的面跳了段老年disco,视频还在王杰希手里头,也算是方士谦的一个小把柄。方士谦对此耿耿于怀,每每说不过王杰希都得提一遍这事。王杰希本都忘了差不多,硬生生给他记了半年多。

  这届毕业时还提过以后聚会一定包下餐厅,邀请方士谦当主厨。方士谦十动然拒,戏称他们为传奇一届。此后还有传奇二届、三届等,都延续了“蹭饭传统”,常有邻居家感叹这家孩子真多,也闹了不少笑话。

  除了这事,还有一样,让王杰希觉得方士谦这人顶奇妙。王杰希所执教的中学是半寄宿学校,大多学生都是走读,因而下午放学到晚自修间有一段自由时间,学生与老师可以选择吃饭地点。在与方士谦合租前王杰希几乎不回家,食堂手艺不错且离办公室近,吃完了他还可以趴着休息一会儿。偶有几次他回家取文件,发现方士谦总一副未卜先知的模样,备好碗筷,招招手让他吃了饭再走。“有人在家等你”对孤身在外打拼的王先生简直是个巨大的情感冲击,受宠若惊这个词放到他身上都能以微妙姿势通过了。大多时候方士谦都很忙,所以王杰希能明白做到这的不容易。

  总归来讲,又得绕到“奇妙”上边去。

  方士谦如果有事没回家,忙完后也会跟王杰希说一声。顾及王杰希可能在上课,他通常会选择发微信。文字或语音都有,几乎不重复地搞怪,总能让王杰希露出笑容。

  “bibiubiubiubiu——王园丁,门已经给你开着了。吃不吃宵夜啊?”

  没带钥匙的王杰希靠在椅子上左右看看,发现办公室只有一个补觉的黄少天,若无其事地点下语音发送。

  “收到。吃夜宵,谢谢方机器人啊。”

  接下来一周,黄少天都用奇怪的眼神看他。

  都说和一个人在一起久了,会不知不觉趋向于对方的性格。一开始王杰希就这么告诫自己,但世事无常,难免有心跳极快的时候。被方先生告白的王先生早就喝得晕晕乎乎,沙发边的小暖灯一打,只衬得方士谦眼睛很亮。然后对方将原话再重复了一遍,王杰希想想学校新来的漂亮女老师,又想想同组共事的男老师,也不敢在方士谦面前摇头,只能凑过去亲他嘴角。

  这回可栽在他手上了。

  某天王杰希醒来,听到方士谦在打哈欠,被子底下的手一路摸索,拢住他的手指,再一点点十指相扣。王杰希愣了一下,不置可否地低笑出声。

  “早安。”

  他抽出手,反了一面紧握人骨节分明的手,照样是十指相,将无意中闯入他生命的、顶奇妙的方先生锁在心内。

  “早安。今天没课,不再睡一会儿?”

  新的一天开始了。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