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他还未做刺客前攀在湿润的枝干上逃生,狼狈地缩在繁叶中躲人又躲雨,一动也不敢动,任由叶片上淌着水把凉意往衣领中送。

那个时候他想,要是在这儿睡着了,会不会有人给自己披被;真有被子盖了,是掖好边角暖和干燥地入睡,还是被人捂好从外面一下下扎进晃光的刀子。想象是所有人都拥有的权力,最后的最后,他不过是半眯着眼,在低热的影响下熬过一个夜晚。

很多年后,他在一个闷热的晚上,就这么想着,扯过被子为伍六七盖好腹部。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