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柒七】睡不着(短打完结)

  • 短打试水。

  • 副标题大概叫老流氓觉醒记?


  深沉的夜暮中,柒并不如伍六七那样睡得安稳。


  发廊里房间不多,纵使他表示过椅子比床更适合自己,仍是没抵住对方厚脸皮死缠,到后头甚至连厚实的夜行服都一并换下,套着布料柔软的睡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屋角的老旧风扇嗡嗡作响,千刃靠在床边,身旁的伍六七睡得正香呼吸平稳悠长,凑近了还能听到些埋进枕间的梦话,都是关于自己。柒就平躺着听、偶尔睁眼瞄上几回,也学伍六七缓慢平坦地呼吸,却复制不来相同的困意。


  他只好稍稍勾一下嘴角,无奈对方同为刺客睡觉时竟毫无防备;恍惚想起自己也曾渴求安静夜晚的安眠,“普通生活”四字在心头敲了又敲,还是使他放弃了防身最优项,侧过身来面对伍六七,动作又轻又缓地调整出一个较为舒服的睡姿——对方早在一两小时前搭腿上来了,要是没拦着,只怕现在自己更是睡不着。


  房间一但热起来就没被子什么事儿了。几小时前单方面宣布一人一半的薄被现在正团成个球塞在两人中间,这是伍六七踢被多次、柒再顺手利用的产物,有些挤占空间,不过睡着了的没意识,还醒着的也不在意。胸口刀疤仍在,与他人靠得太近只会有更多不适,柒在睡前时关于椅子的提议也正是如此,只是不好太明显,免得让人看出端倪。似乎是有什么感应,不一会儿伍六七也翻身侧向他,衣摆随着动作被往上推,露出一小块肚皮。柒 夜视能力挺好,见了只能暗暗皱眉,避开伍六七压在被团上的手,抽个角出来给他盖好。探手只觉得温热鲜活,鬼使神差,他抬手覆住对方颈侧,最贴近掌心的地方有难以忽视的跳动,节奏平稳,一如呼吸。而对柒才说,这更像是一个虚虚假假的梦境。莫名的焦躁使他在人颈侧不自觉地摩挲,虎口顶着突起的喉结刮蹭,指尖不断往后摸索,急切地想要证明伍六七的存在。好在柒及时发现这是个过度危险的掐姿一下子卸了劲儿,又慢慢收回手,还原为最开始的动作,半眯着眼垂下头,仔细品嚼自己不该有的失态。


  “……嗯?……”


  柒的呼吸一窒。


  掌下的身躯开始有细微的动作,是伍六七醒了。极低的轻哼相较于难受更像未清醒的茫然,想必是动作太大扰他安眠。先前刻意模仿来的吐息算是派上些用场,柒轻悄悄的闭上双眼装作睡熟,来引一引伍六七。


  “靓仔…?你醒了……?”


  伍六七问了几回都无人应答。房间内只有嗡嗡作响的老旧风扇与身旁呼吸平稳悠长的人,搭在颈侧的手没有细微颤动,伍六七大概就这么认为他是真睡了,嘟囔声又慢慢降下去,从不影响常人睡眠到几乎听不见。只是手上动作没停,受近挤压的被团被他慢慢扯开,转了好几载才抽出一段来盖到柒身上去,摸索一通确认睡时不会着凉后才任由困意如潮水将他淹没,手臂垂在两人之间,把汗津津的脖颈往对方掌心里一送,又回到先前好眠的状态去,在未知的梦境中遨游。


  柒一直在等。他等伍六七犯傻似的把事做完,等他重新坠入梦乡,然后在只有他一个人醒着的房间里,慢慢尝试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思绪变得缓慢而迟钝。柒想,他应该睡觉了。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