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瑞金】Everyday(上)

找手感用的摸鱼,有大段的后续,明天体考,先扔个上。
普通人成年AU,同居日常,婚后风不是错觉,OOC预警。

  格瑞醒来的时候阳光正好。金搂着箭头抱枕睡得挺香,为了不吵醒他,格瑞轻手轻脚地拎着发带下床穿衣,还不忘把被子掖好。这期间金翻了个身,嘴里嘟嘟嚷嚷着他的名字,于是格瑞屏息等了一会儿,确定是梦中呓语后,才进卫生间洗漱。

  门没关紧,这是特地为金准备的小陷阱。金是给甜香味勾醒的,他将脸埋进软被里,还没清醒的脑袋迷迷糊糊地想是什么好吃的,眼珠滴溜溜转,还是没抵住诱惑,披着外套赤脚朝厨房跑。格瑞正背对着门口煎蛋,果酱瓶开着,郁紫色的蓝莓酱到了金的眼里简直在发光。他放轻了呼吸,在心中草草拟了个潜入计划,捏着小勺子在内心疯狂夸赞自己的聪明才智,弓下腰轻手轻脚地靠近果酱。

  雄图远志没能完成,因为格瑞一开始就发现金了。握着锅铲的手一横,煎蛋就完全脱离了锅面,转而到盘子里歇息。关完火后格瑞就看见金拿着小勺子准备挖果酱,也没出声吓他,伸手环住人的腰将他直直抱起,在金哇哇大喊不断挣扎时又稳稳地将他放下,顺手还把小勺子给拿走了。

  “第几次了?”

  自知偷吃(未遂)的金低头认错。

  “第…第一次!”

  “嗯?”格瑞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手上动作没停,将果酱瓶盖拧紧,又将其放入橱柜中。

  “那就一次。吃果酱之前要做什么?”

  金会意,连忙小跑回去穿衣洗漱。

  他出来的时候格瑞已经把早饭端上桌了。三杯牛奶两个人,是近几日的标配早餐。前天晚上金充满豪情壮志地说自己要努力长高,格瑞不置可否,第二天还是多给他准备了一杯牛奶。金每每在喝牛奶之前觉得格瑞是在欺负他牛奶喝得少,继而想到格瑞是不是认为他特别矮,于是对多出来的一杯牛奶十分抗拒,腮帮鼓圆了只盯着盘子看,连原本的那杯牛奶都不理会了。但这种没由来的气一会儿就能消去,多年的了解使得格瑞能轻易抓住金的弱点,像是涂了笑脸的荷包蛋,或是涂满果酱的双层面包。金小心翼翼地将两片面包分开些,看着里面满满的蓝莓酱小声欢呼,在边上咬了一大口。嚼了两下后他又往格瑞那边凑,用力亲一口唇角,笑得比阳光还灿烂:“格瑞你最好了!”

  白发青年明显吓了一跳,他在金坐回去后连续咳了几下,用以平复被牛奶呛着的不适感。金远距离观察了一会儿,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哇”了一声,隔着桌子伸手戳人的脸:“格瑞也会吓着啊?”

  格瑞终于恢复了往常的神色,一副没听到对方说什么的模样。他把金抵在脸颊上的手指拢进掌心,撑着桌子探身在人的唇角轻碰一下,好整以睱地看金“腾”地红了脸。

  “笨蛋不也吓着了?”

  出门时金的耳根仍隐隐发红,一半是惊的,一半是气的。格瑞把串了绳的单把钥匙挂到金的脖子上,又将足够乘车回家的零钱放入各个口袋中,才放心地一拍金的后腰,让他去玄关换鞋,顺带等自己一会儿。手机金是不会忘的,他最近喜欢上一个手游,只要有空闲就能一直玩,恨不得抱着睡觉。趁格瑞不在身边,他肯定得玩个痛快。于是金拿着手机往玄关边一坐,顾不上鞋,以自身为掩体,心情愉悦地玩起了游戏。

  确保金即使与自己走散也能轻松回到家后,格瑞的心情也十分愉悦。他在厨房以最快的速度将几只盘子清洗干净,带上手机与钱包,拎着外套出来换鞋。金已经玩了一会儿,一看格瑞走进卧室,连忙把手机塞进口袋,换了鞋装模作样地打开门,一见对门的小孩正在拍气球,注意力一下转移了,摩拳擦掌地要拼个胜负出来。格瑞出来就看到金仗着身高一直把气球往上顶,还不断朝他挥手,将那个橙色的气球往自己这边打;那个不高的小孩围着金直绕圈,又叫又跳,格瑞不忍心,接了气球就递到他手上。金因为这事挺高兴,在那两级台阶上跳来跳去,不断催促格瑞快点。格瑞抿着唇应了一声,确定门关好后三两步就迈到金身边,极自然地拉住金的手,一起朝外边走去。

  鉴于金是一个路痴,这已经成为了两人出门必须做到的事。金很快就回握住格瑞的手,高高兴兴地前后晃荡,格瑞则轻微地改变手指位置,以达到十指相握的状态——这已经是多年来的习惯。他们在另一条街上开了间不小的咖啡厅,以支撑日常开销。本不用天天去的,可金又是个耐不住的人,格瑞只好天天陪着他去店里打下手。

  “真是……两段路都记不住的笨蛋。”格瑞皱着眉把准备左转的金拉回来,站在路口等信号灯变绿。这事不好反驳,金支吾半天,索起朝他比了个“V”:“我不是有格瑞嘛,有他就不用担心了,是吧格瑞先生?”

  笑意爬上格瑞先生的眼角。

评论 ( 5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