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方王】上课来电(短打完结)

OOC预警。短打,欢迎捉虫。

这是周五数学老师喂我的狗粮,不服气,和大家一起分享。



  教室里忽然响起了音乐,叮叮咚、叮叮咚。


  埋头写题的学生们陆续抬起了头,隐隐约约的讨论声充斥在班级的各个角落。学校有明文禁止学生带手机进学校,一经发现除了记过处分还会拿铁锤把手机砸掉。个别老师对此倒不是很敏感,只要手机不影响上课,睁只眼闭只眼就算过去了。


  这其中就有王杰希。早在开学时,王杰希就严肃指明过,如果有谁上课玩手机,他做出的处罚不会比校方更轻。


  这节正是他的课。


  已经有些同学听出这是手机铃声了,他们左顾右盼,嘴角弯出一个幸灾乐祸的弧度,议论声也因此越来越大。大部分人都放下了手中的笔,去仔细听这音乐,希望能锁定一个目标。


  这个希望破灭了。


  “抱歉,是我的手机。”坐在讲台上改作业的王杰希放下红笔,摸摸外套口袋,拎出来一个手机,也没看内容,直接挂掉了。而后又曲起指节,敲敲讲台桌:“这么闲,都写完了?”


  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五十多个小脑袋都心虚地垂了下去,将注意力转会面前的单元卷上。王杰希也重新拿起滚到桌角的红笔,接着在作业本上圈圈点点。


  过了一会儿后,电话铃又响起来了。


  有别于先前的音乐,这回是极其公式化的叮铃铃叮铃铃,像极了上课铃声,还把同学们吓了一跳。不过这回他们纷纷学乖,没敢光明正大地抬头,只用余光偷瞄王杰希亮起来的手机屏幕。


  王杰希很快就接起了电话。


  “啊,您好。”


  “是的,我是王杰希。”


  王杰希的眉头皱了皱。“鲜花?确定是给我的?”


  下边又骚动起来了,规模甚至比找手机时更大一些——毕竟这事比有人带手机更大。哪有人会平白无故送花?常见的理由不过两种,一是慰问病人,二是表达钦慕。王杰希现在就健健康康地坐在这边改作业呢,可能性便大大偏向后者。王杰希在带班时极其注重学生的日常生活,年段老师都戏谑地称他为“王爸爸”,作为“爸爸的儿女们”,大家也曾讨论过师母会是什么模样。而现在,这通电话明显地传达出一个消息——他们即将有师母了。


  王杰希这边的通话还在继续。


  “还有蛋糕?那能麻烦您寄放门卫室么?我现在在外边,不方便接收这个。”


  “有给备用地址?啊…那好,送过来吧,谢谢。”


  王杰希将电话挂断了。随即他以极快的速度又输入了一串号码,在等待对方接通时还扫视了一眼教室,瞬间就把骚动镇压了七七八八。


  “方士谦。”电话接通后王杰希连敬语都没讲,一字一顿、字正腔圆地喊了对方的名字,全然不顾学生听了这名字后的反应,劈头盖脸地问:“你又搞什么幺蛾子了?”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讲了什么,王杰希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他小声嘟囔的那一句话直接被下课铃声盖过去了,嘴唇开开合合,逼得学生急成热锅上的蚂蚁。


  这事儿到底成没成啊?


  从来没有如此痛恨下课铃声的他们很快就得到了答复。一个穿着深灰色呢绒风衣的男人敲开了教室的门,他怀里搂着一捧花,另一只手还拿着手机,样子有点狼狈。


  “你们年段怎么在这么高的楼层啊?”他深吸了一口气,侧过头问已经带愣住的同学们,复又露出一个有点得意的笑容,将捧花塞进王杰希怀里,竖起食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现在都已经是下课了,不介意我借走你们尽职尽责的王老师吧?”


  —END—


评论 ( 2 )
热度 ( 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