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喻黄】快递会动怎么办?(1)


  • OOC属于我,欢迎捉虫



  【 表妹 戳了你一下】


  表妹:哥!!!!!


  表妹:黄大哥!!!黄大爷!!!黄大佬!!!大事不好啦!!!


  表妹:【QQ红包】大清完啦!!!


  【您已经拆开红包】


  竞赛没名我就去理赔班敲门:有事请奏无事退朝!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讲的一定要发抖动窗口解决,我手机都快腾上天了!


  黄少天迅速掩上房门。


  就在刚刚,他以丰硕的战绩赢得了母上的认可,荣获“光明正大玩手机一小时”的伟大赏赐。手机还没捂热呢,表妹的消息就一条一条地来,震得他差点让手机自由飞翔。据对方所述,黄少天他婶因为没抢到心仪许久的衣服,心情低破冰点,偏要拉她出去散步,可她看上的那套塔罗牌马上就要开售了,思前想后,只能来拜托“打小就聪明机智英俊帅气无所不能的堂哥”。这一番吹捧听得黄少天很是舒服,当即点开了对方发过来的链接,还把她多发过来的十元代劳费还了一角回去,美名其曰“礼轻情意重”。那边一直没回复,黄少天估摸着她已经出门了,认真地浏览起网页来。


  笑话,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再不仔细点,指不定这小姑奶奶明天就来拉他出去散步了。


  那个链接指向一个挂有开售倒计时的商品页面,黄少天往下一划,发现这家网店的名字也是奇怪而微妙。但这并不能阻止他的手点开这家名叫“灭绝星辰”的网店,入眼便是各式的灵摆和塔罗牌,黄少天随意翻了翻,感觉没什么有趣的,又回到了塔罗牌的界面,看起商品详情来。这回倒是有点收获,黄少天眼尖地捕捉到一行写着“重大节日可与客服商量打折”的小字,于是他兴致冲冲地点开客服对话窗口。


  天下最帅的黄少:晚上好!我在看商品详情的时候发现上面有说能商量打折的事,就是那套准备开售的塔罗牌,我已经截图了不能装作没有这件事情啊


  天下最帅的黄少:【链接】


  王不留行:截图并没有什么用,我又不是客服


  我靠现在的客服都已经这么拽这么瞎了啊!拜托你说自己不是客服之前先看看自己用什么账号好吗!黄少天“啪”地一声把手机反扣到枕头上,便咂嘴边摇头,腹稿已经突破了语文书的厚度,正往《神曲》的厚度撒腿狂奔。于是他仔细琢磨了什么样的标题才能把这个客服挂到天下皆知的地步,刚把手机翻过来准备打开论坛,手机忽然一卡,那边又来消息了。


  王不留行:店老板说有,但是需要您念一段话,然后他看心情打折、送礼物。您接收微信语音朗诵还是电话朗诵?


  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不能进行一些正常的交流呢?黄少天只得把后台开启的论坛网页关闭,将注意力转回这个客服身上。


  天下最帅的黄少:都没问题,你给微信号吧。这种看心情事简直了啊,能悄悄透露一下你们老板喜欢听什么调吗,我可以给他唱一段的。还有啊我是帮人买东西的,会影响到折数吗?


  王不留行:他不听曲儿。事实上他正在尝试做零食,心情的好坏取决于做出煎土豆饼还是煎土豆。微信号是xxxxxxxxx  


  黄少天直接复制了后半部分,打开微信,搜索此用户并添加。对方倒是很快就同意了申请,似乎是为了省事,又很随意地开了一个叫做“夜雨声烦”的文档,拿手机一拍就发过来了,除了拍摄电子屏特有的像素格感,其他都还好。这给了黄少天极大的便利,况且那一段话也不是很复杂,他试了几遍,确保不会出现口胡之类的尴尬事件后才点来语音,闭着眼就胡诌了一段。


  “现在本剑圣就来教你如何削苹果!闭嘴闭嘴,就算拿着苹果刀我也是剑圣,谁说剑圣就一定要沉迷练剑无法自拔继而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各方面都能做好才是真正厉害的人,见识过许多事情才能有自己的主意,小鬼你还差的远呢!好了不扯了我现在给你讲讲削苹果,这里边可有大技巧,仔细听着啊。我们的目标就是把皮削成一连串的,首先要找一个地方下手,运力均匀,另一只手要记得转,两边配合才能做得更好。还要学会用微小的改变方向,以便于亡羊补牢——像这样,小小的变动——好了,现在交给你一个重要任务,把这个苹果带给索克吧,不准半路上偷吃啊。”


  不对我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左拉右凑来了一段的。黄少天开着发过去的语音和图片对比了一遍,感觉要把语文老师的老脸丢尽了——而且对方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件事。他正愧疚呢,偏偏那边还给他泼了盆雪上来。


  防风:……服气


  看来这个客服不挂不行了,服务态度简直差到南极。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也没去管他,就这么干等着。根据之前的经验来讲他应该先看看对方到底想讲个啥子,免得到最后就自己一个人急心动气上窜下跳,那不是很亏吗。


  果不其然,对方很快就表示了真实含义。


  防风:老板煎出土豆饼了,说给你打个五折,直接下单就行,价格从后台给你改。小礼物因人而异,所以会单发给你,因为比较贵重


  防风:对了,包邮。还有,地址、电话


  等待果然是明智的。黄少天满意地点点头,将地址与自己的电话发过去后就下单购买了。趁着时间还早,又抢购了一个手机壳和一个小狮子手机挂链,才心满意足地当着母上的面关了手机,钻进被窝里,尽情享受与周公下棋的乐趣。


  很快,三天就这么过去了。这天中午黄妈妈有事出门,正巧在楼道和放学回来的黄少天撞上了,于是她嘱咐了几句:“饭菜已经上桌,中午要是没作业就去午睡,到点我会打电话喊你去学校的。哦,对了,你的快递到了,我放在在进门后左手边的那个矮柜上。”


  “大吗?大的话可能是表妹要的塔罗牌,赠品有好多。”黄少天比划了一下:“我估计这么大。”


  “没呢,小,我觉得可能是你的手机壳,你回去拆开看看。”


  “行,一路平安啊。”黄少天噌噌几下就蹿上去了,他从书包的侧边勾出一串钥匙,门还没开全,就看见左边那个矮柜上有东西在动。他惊了一下,猛地把门拉开,死死地盯着那个不是很大的快递盒。他极其相信自己的视力,也能肯定家里没人——至少在他妈妈出门前是没有的,不然怎么会叮嘱这么多还让他快点回家。盒子一直没什么动静,黄少天感觉浑身发冷,喉咙干得说不出话来,索性就将门开到最大,一只手拽紧了书包带,以便在什么亡命之徒出现前能以最快的速度逃到楼下。为了试探里边到底有没有人,他还用力敲了敲门,希望这能将对方吓出来,好让自己看看到底是人是谁。


  这招很有效。他发现自己的快递盒朝左边的空处翻了个声,露出贴了快递单的一面。紧接着,一个很温和的男声响起来了。


  “既然您已经打开了门,为什么不进来呢?我没有任何恶意,只是这边有点闷。”


  这声音给了黄少天一点底气。他往里边走了些,“您……能自我介绍一下吗?”他说。


  盒子里传出的声音带了点笑意。“我叫索克萨尔,来自美丽的海湾城市——蓝雨。”


  “现在,”他说,“您能拆开这个盒子了吗?”


  ——TBC——

  


评论 ( 1 )
热度 ( 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