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百日K漏】Day.18-虚拟时代(1)

网警paro

人物形象取自二次元人设

欢迎来到这个数据堆彻的世界。


  【一】

  

  不知谁说过,成功靠的是50%的自信和50%努力。

  

  KB觉得这句话全他妈扯淡,分明还得割一部分出来,将其命名为“人生运气”。他将数据堆砌出的甜筒塞到同行的哦漏手上,单手用力一撑雪白的墙砖,离弦之箭般猛地冲出去。哦漏愣了一下,望向对方奔往的方向,身材不算高的金发少年正将一个女孩强硬地往灌木丛里面拉,女孩挣扎了一会儿,最后似乎是在力气上败下阵来,仅仅一会儿的时光,那女孩就被少年拉了进去。密密匝匝的灌木丛被强行劈开一条道路,绿化用的紫叶小檗被撞得四向倒伏,又在系统的控制下恢复最美的样子。


  希望这回他碰见的不是有伤风化的小情侣。哦漏这么想着,对着店老板笑笑,连着自己原先握着的甜筒一起递给他:“麻烦换成一杯香草味的,两个甜筒的钱我会付的,麻烦您了。”

  

  “好。”老板点点头,背过身去准备打冰淇淋。哦漏眯起眼,凭空干净利落地划了一串奇特的字符。在末尾点上小点后他面前的空气猛地震动了一下,淡蓝色的光晕如波纹般一圈一圈漾开来,中心的光点越来越亮,紧接着从中间破开,拉伸成一条线,又虚影般闪烁着,一点点扩张开来,形成一个蓝色的方框。还握着两个甜筒的店老板惊觉自己看不清周围的事物了,他诧异地转过身却发现哦漏正旁若无人地在蓝色方框上点点画画,手指不禁绻紧,差点将甜筒的蛋卷按裂。

  

  公测人员啊……还是个知道安全密码的,少见,少见。店老板不自觉地舔舔唇,随手将其中一个甜筒甩进垃圾桶,取下架子上的小糖瓶。小小的玻璃瓶看起来已经很有年头了,包装纸上的字已经模糊不清,顶端的木塞也有两个缺口,摇起来“咔哒咔哒”地响。他勾起一个自傲的笑,也只有他知道里面是什么了,在那包装纸遮掩的部分——

  

  他没再继续想下去。温热的液体飞溅,模型损毁的警报声在他耳边炸开来。不受控制的手臂垂了下去,那个小小的玻璃瓶开始自由落体,却没有他想要的声音。店老板努力抵制着模型损坏后的僵硬感迫使自己的眼珠转动,应该有什么垫住了那个小东西,他这么对自己说。勉强盯着柜台的他看见一个白影,接着视野越来越清晰,他看到了白色外套包裹的后背,柔软的黑发,一节白皙的手腕,以及纤长手指拢着的玻璃瓶子。僵着稍稍缓和了些,他抬起头,先前附在空中的蓝色方框已经消失,已经站直的黑发青年捏着瓶子朝他温柔地笑笑,另一只手握着的东西被没拉拉链的外套与较高的柜台遮得神神秘秘,隐隐露出锋利的刀芒。

  

  “呀…还好接住了。是想加到冰淇淋里去吗?有心了。”哦漏挑挑眉,手指灵活地一挑,蓝色的刀柄在他手里调了个方向,锐利的刀锋虚晃了一下,垂在店主耳边的一绺鬓发刹那间一节节断开,一点一点掉在地上。他浅攥紧刀柄往旁边一插,状似慵懒地倚着,笑得眉眼弯弯:“老朋友啊,病毒9.734,抵抗它入侵系统的保护程序还是我写的呢,想想也有点年头了。”

  

  店主瞪大双眼站在那儿,僵着已经解除,他最后一次尝试着驱动着手臂,模型软软地垂着,大概是终端的控制程序被斩断了,他眨眨眼,眼珠一转,转身就朝后门跑去。身后有风声传来,锋利的刀口刺入模型后方,刀刃一转径直向左肩划去。传感器被割裂的声音接连响起,店老板保持迈步的动作一动不动。穿透他胸口、最后停留在他左肩偏下的利刃炸裂成点点星芒在半空中消逝,系统的控制力让他硬生生转过身,袖子还沾着血迹的哦漏双腿交叠坐在他平常休息等客的椅子上,紧抿嘴角,没有一丝笑意。

  

  “用户6956521853523,私藏病毒,已触犯《全系网络安全法则》,系统自动标记为高危用户并限制您的权利。缉查组队员Q现下对您做出判决:删除账号;封禁。稍后会有相关人员来到您的处所对您进行询问,并提起进一步的刑事诉讼。”

  

  他眯起眼睛,换了个姿势,语气还是稍稍缓了下来,不卑不亢:“另外,我十分抱歉。平常这把眉尖刀并不是我在使用,锋利程度十分令我意外。希望您接下来不要做出任何的反抗,我要稍稍地离开一会儿。”

  

  哦漏最后瞄了一眼这个面色发白的男人,单手撑住原木样式的柜台,利落地翻了出去,朝小树林跑。

  

  KB堪堪避过零零散散的散步人群,在那些人诧异的目光里大步冲向修建整齐的花圃,在最短的时间内踏上了灌木丛后边的小径。从远处跑来的身影愈渐清晰,他往灌木丛中退了退,荧蓝色的光晕随着他手指的动作上下翻飞,凝成一把极小的匕首。那金发少年正扛着少女在小径上飞快移动着,刚与KB擦身而过。他眯起一只眼,做了一下粗略地瞄准,瞬地甩出去。

  

  “啊——”那女孩正不住地挣扎着,一抬头发现有东西朝自己飞过来,吓得只知道尖叫。金发少年被这喊声下了一跳,不由自主地扭过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一时没注意地上的小石块,两人狠狠地摔在地上。

  

  这就很麻烦了,本来想这样能解决掉的。KB惋惜地摇摇头,从灌木丛后边踱步而出,歪着头笑得无辜:“呦,早啊,今天天气不错,哈哈。”

  

  金发少年瞬间就明白过来了。他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低声咒骂着什么,狠狠地踢了几下女孩的腹部,等到她蜷着身子低声哭泣的时候才停止这种行为,不再搭理她。他朝KB吹了声响亮的口哨,脸上挂着痞笑,从衣袖里抽出把带着套的东西,一揭,是把锋利的短刀。


  单刃双刃?品种?等等,刚刚有这么长吗?


  分神的一瞬那人已经握着短刀劈了下来。腕带有些发热,KB眨了眨眼,侧过身躲过了这一攻击。那人也不甘示弱,劈至与肩齐平的地方便硬生生止住,反手扫了过来。


  “蹲下!”

  

  声音极其熟悉,KB松了口气,迅速坐到了地上,身子朝前边倾。泛着荧蓝色光芒的长刀从他的右边挑上来,震得那把短刀差点脱手。KB借机双手撑地,侧转了半周迅速地站到攻击范围外,皱着眉头凝视了一下正抵劲的两把刀,神色复杂地发问:“这是我的眉尖?”


  “是,你的眉尖刀。”哦漏瞥了他一眼,左手压向眉尖刀的柄端:“你不是嫌刀柄有点短嘛,我加长了些。刚刚检测到周围有病毒,当做暗纹打上去的程序浮出来了。”对边渐渐撑不住了,他轻笑一声,直视那个瞪着他们的少年:“挺坚固,你写的?”


  那人不耐烦地咂了咂嘴,迅速抽回手,后退了几步稳住身子,抬头望向他们的眼神带着些恶意。


  “我写的,怎么,打抱不平?”他把额前的碎发往后捋,挑起下巴,一副自命清高的模样:“随便几个符号,就能使一大群人屈服于我的脚下,现在这个时代就是这么奇妙。”


  “对,是很奇妙。”哦漏赞同地勾了勾嘴角,左手一拽,右手的位置上移至眉尖刀的中部。他随意地向下一挥,荧蓝色的光在空气中划出一道转瞬即逝的光弧。KB将双手背在身后,蓝色的光点逐渐凝聚成块状,他脸色未变,嘴角弧度微微上翘,眼里透出的确实极其冰冷的压迫感。


  “但如果你认为它只是随随便便的东西,那么你就是个垃圾。”

  

  眉尖刀在顷刻间崩散,荧蓝色的子弹穿透了青年载有控制程序的终端。KB活动了一下腕关节,将装有消音程序的手枪丢到哦漏怀里,走至那人面前。


  “既然选择了这样的生活,那么你们就没有什么资格来抱怨。数据与代码所构成的世界,再随便,也是你没办法企及的东西。不懂得去尊重,那么你就是个垃圾。”他一字一顿地警告对方,末了还不忘把哦漏的话重复一遍。哦漏一反常态,面无表情地站在KB后边,眼神默然地盯着那人看。


  “用户4316528975124,伤害他人,已触犯《全系网络安全法则》,系统自动标记为高危用户并限制您的权利。缉查组队员K现下对您做出判决:封禁账号。您将被没收一切权利,稍后会有相关人员来到您的处所对您进行审问,因为前几天有数起兴致相同的案子。”


  “还有。这个时代由科技堆砌,这个世界由数据构成,而你,呵,我不想说同样的话。”


  这是科技数据交织的时代。


  


评论 ( 21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