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K漏】曙光(一发完结)

  •  @习羽 查收生贺。


  • 哨向背景,OOC预警。感谢茶鸠提供的名字“白夜”


  • 欢迎挑虫,祝阅读愉快。


  【1】

  

  任务地点:破晓城-城郊

  

  任务描述:无

  

  【2】

  

  哦漏花了两天从主城到达破晓城,以一种他不想透露的方式。破晓城位于这片大陆的最东面,每当新的一天来临,阳光总会突破重重雾霭,最先笼罩这座小城,全年无间断,它也因此而得名。地方不大,名声可不小,破晓城以“三最”——最壮观的日出之景、最美丽的涌云之色以及临海城市特有的丰富渔产,在多数人心中占据着不可磨灭的一席之地。

  

  传言不虚,破晓城的居民果然都十分好客。哦漏眨眨眼,脑海里不禁浮现上次好友所做的《破晓城吃鱼居民性格调查报告》。旅店一楼摆了张木制的矮几,周围摆了些长短不一的沙发,矮几上有一壶水与一排纸杯子,这是专门供来客饮用的。店主正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正缓缓讲述破晓城几大奇观。哦漏在之前从未来过破晓城,也乐得听些奇闻轶事满足满足好奇心。于是他扬起一个得体的微笑,听年过半百的老妇人断断续续地讲,不时应和两句。

  

  “你是主城来的,肯定不知道破晓城有多么奇妙。先前也有几个主城来的小伙子问我下雨了怎么办,不碍事!曾经有一次下大雨,那个水大的呀,我打开店门的时候都在怀疑是不是搬到瀑布下面了。城门那条小溪那天涨的跟主城的…呃…什么河?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就是水量最多的那条,名字似乎还挺长的。”

  

  “是波多纳流河吗?”哦漏问。

  

  “对,就是那条。那天雨下得实在太大了,好多人都以为第二天见不到那光了,赌庄里的人换了好几波,闹腾个不停。第二天早上还是出太阳了,虽然没有平常那么暖,但也是很亮很干净的。可惜只来了一个早上,中午又开始下大雨了,大概循环了一周。”她给自己倒了半杯水,低低地笑着:“破晓城怎么会少得了这个呢?真是白……”

  

  声音戛然而止。哦漏有些疑惑,顺着老店主的视线扭头去看,有只小猫正从他的背包里抬出头来,正耐心把拉链往上顶。一会儿后它扑腾着爬出来,轻巧地跳到沙发上,想顺着他的手爬上来。哦漏习惯性地想托它一下,一想到还有旁人在场,手指蜷了蜷,没做出什么大动作来。

  

  “是不是有个小家伙跑出来了?”老板娘忽然换了个话题,笑盈盈地看着他。

  

  “您……能看到它?”哦漏瞪圆了眼睛,普通人无法看到精神体对周围环境造成的变化,他下意识看向老板娘身后,空落落的,没有什么小家伙跟着。他突然回过神来,暗骂自己多心,若是塔内的人,怎么会在这沿海城市开旅店。

  

  “不能。”老板娘摇摇头,摊开手掌,笑着按了按自己的心口:“用心感受到的。我家老头子是个向导,为了吼我开心,每天就跟个监控器一样向我报告他精神体的变化,久了我也能感受到一点。他要是还在就好了啊…你们应该很有的聊。可惜五年前,唉…”

  

  “不…我不是塔派来的人。算是个特殊例子吧,我没有进行分化。”哦漏面带歉意,五年前国家正处在动乱时期,新继任的王者不知为何极力反对塔的存在,甚至还征集了大批军队试图抹杀哨兵与向导。前年政权被推翻,国家这才渐渐稳定下来,但五年前的事对于觉醒者的家属来说,都是不可磨灭的伤痛。“很抱歉激起了您的伤心事。”

  

  “没什么。”老妇人摇摇头,笑容里带了些释然:“我相信他还活着,一定是他带来了希望,使我的生活充满曙光,小家伙现在在哪儿?”

  

  “肩膀。我觉得它可能想蹬鼻子上脸。”哦漏伸出一根指头碰碰不大的猫爪,这酷似击掌的动作给了小猫极大的满足,“喵呜”一声滚进他外套连带的帽子里。哦漏想了想还是补充道:“现在在我的帽子里,是一只折耳猫,脑袋上有一撮黑毛,其他地方都是白色的,名字叫白夜。”

  

  “一听就是非常可爱的小家伙啊。都累啦,你赶紧上去休息吧,到饭点可别忘了去附近尝点好吃的,美食街就在附近呢。”

  

  “好。”与老妇人道别后,哦漏紧了紧背包带子,尽量让白夜在他的帽子里趴得舒服点,平稳地踏上楼梯,去寻找自己的房间。

  

  城郊在破晓城的北面,在近期一些任务通告上占据了一定的位置。隔海相望的那片大陆据逃回来的冒险者们所说,已经完全被变异生物给占领了。这个消息得到塔的高度重视,甚至一度想封锁里那片大陆最近的破晓城,奈何破晓城是全国最大的海港城市,封锁它得不偿失。破晓城城郊也像赶风头似的接二连三传出变异预警,前一次执行任务的人没一个回来,塔方面迫不得已,还是在冒险者营地那边下了高赏金的任务。

  

  毕竟冒险者有足够的好奇心与经验,这是时间赋予他们的礼物。

  

  是了,哦漏是一位冒险者。但他的情况有一些特殊,他经历了觉醒,但并没有进行两极分化成为哨兵或向导,仅仅是拥有了所谓的精神体——一只白中掺黑的折耳猫,被命名为白夜。一般的事物无法影响到白夜,它也不像正常的折耳猫一样体质较弱,心情好了也会帮哦漏一些小忙,这让独行惯了的哦漏十分满意,也就默许了白夜往高处爬的行为。一些能看见白夜的友人看着哦漏头顶一直折耳猫满大陆跑笑得直不起腰,纷纷戏称白夜为“白大爷”,这张赏金极高的单子也辗转多处到了哦漏手上,美名其曰“供养大爷的资本”,白夜趴在哦漏头顶看了半天,差点从上边翻下来。

  

  房间打扫地十分干净,看起来似乎是连地板都擦过的样子。窗户开着,哦漏锁好门,将背包往小沙发上一甩。没有东西拖着的白夜在兜帽里不安地扑腾着,哦漏伸进去一只手,让白夜抱紧,然后把它带出来。白夜轻车熟路地踩着他的肩膀往头顶爬,被哦漏环住身子直接抱下来,放到床上。它“喵呜”地叫了一声,瞪着双蓝眼睛不解地盯着哦漏,怎么看怎么可怜。

  

  “明天行不行?今天坐了好多车,脖子特别疼。”哦漏蹲在床边,和它小声商量。

  

  白夜转了个方向,死死盯着窗台。

  

  哦漏十分无奈。“那等回来了带你去吃烤鱼?啊…我吃,你看着。”

  

  白夜转头看了看他,似乎还想挠他一爪。

  

  “那这样子,明天我们不直接出去,先去商铺逛一圈,给你买软软的毛团子。”

  

  白夜“喵呜”一声,三两下跳下床,直直地向窗台跑去。

  

  “谁?”哦漏目光一凛,小巧锋利的铁片被他甩了出去,擦着窗框飞向外头。有人闷哼一声,也不应答,借着天色的掩护消失在窗外。白夜停下了脚步,接着又跑回来,径直扑到哦漏怀里。

  

  “我们可能……被盯上了。”哦漏顿了顿,揉揉怀里的猫:“不管你今晚睡不睡都不准出门。明天不去买毛球了,提完枪就走。”

  

  白夜极不甘心地叫了一声。

  

  【3】

  

  早上九点多一刻,城郊阳光明媚,绿意葱茏。哦漏背着明显鼓了一些的背包,头顶一只猫,站在城郊路中央。

  

  “倒没有主城城郊那么荒…挺好的,像个公园。”哦漏点评道。

  

  白夜“喵呜”地应了一声。

  

  “感觉提枪是个没必要的举动…算了,也不能太掉以轻心,争取一天内完成吧。”哦漏将露出手指的皮手套往下拉了拉,攥紧了手中的匕首,另一只手状似随意般插在外套口袋里,轻手轻脚地朝前走。

  

  破晓城的城郊的确不如外表展现的那般宁静祥和。走在主道上偶尔都能听见虎啸猿鸣,在或近或远的地方交替响起。分营地的老前辈告诉他这边没什么好害怕,只要走的是主道,总能见到几位劳作的城民,破晓城民热情淳朴,要是有什么困难,总能得到帮助。哦漏所见却有些不同,他花了好几个小时从主道头走到主道尾,别说人了,就连动物都极少见,虽然能听见一两声动物鸣叫,但似乎都离主道挺远。这条路安静极了,似乎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声与脚步声。

  

  “安静地有点过分了。”哦漏眨眨眼,将匕首插回大腿上扎着的黑色袋子,直接掏出了枪,动作熟练地上了膛。“我们上小道。白夜你盯着周围,有发现就拍拍我。”

  

  白夜非常上道地拍拍他。他低头看看,有条拇指粗细的绿色树藤正在他脚下缓慢地抽动着,不仔细观察还真的看不出来。哦漏轻咳一声,极其自然地直接踩了上去,而后忽略了这条东西,大步走上小道。

  

  小道就比主道闹腾些,不过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有只同他手臂一样粗的蛇类生物张大嘴正准备向他喷射毒液,他皱了皱眉,连开两枪,直接把那只蛇的脑袋打爆了。说它是蛇也十分勉强,在它长得极大的嘴里,哦漏分明看见了两根长牙,其突兀程度,就像看见一只狗嘴里突然出现了两根象牙。接下来就有更多奇怪的东西了:有着兔子耳朵的鸟类动物,不知是老鼠还是松鼠长出了翅膀,在林间四处扑腾……植物无风自摇,缺了几瓣的野花似乎在笑,如同少女般尖细的声音响起,吓得还在换弹夹的哦漏冒出一身冷汗。

  

  “人类,你好呀。”

  

  “…你好。”

  

  哦漏原地旋转了一周,才发现声音来源是旁边的野花。那一丛野花有半人高,似乎被他的动作逗笑了,笑声更盛了几分,直叫人头皮发麻。

  

  “这儿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人类,你想干什么?”

  

  “我是来找一个人的。”哦漏眨眨眼,“你能帮助我吗?”

  

  “不行。”不知是那一朵野花出声拒绝了,其他野花都大笑起来。“但是,如果你可以告诉我一些东西,我也可以告诉你一些消息,作为交换。”

  

  “好吧。”哦漏轻笑出声,揉揉有些萎靡的白夜,随意地将枪插回口袋:“那么你想知道什么呢?”

  

  “告诉我们最美的花长什么样吧!最美的花!最美的花!”声音突然尖锐起来,越来越大声,哦漏皱着眉揉了揉太阳穴,尽量平缓地开口。

  

  “每种花都有自己的美呀,这才让它们显得很突出。每个人的审美也不一样,让我来说的话,我倒是觉得你们挺美的。”

  

  那一丛花突然安静下来。

  

  “你…呃,你们其实都是变异种吧?其他花都不会说话,就你们会,这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呀。你们还愿意和我交换消息,这之前我见到的都是先扑上来准备咬我呢。”

  

  周围沉默了半晌,有一个细细小小的声音突然响起。“谢…谢谢你!之前从没有人类认为我们很美…唔,你朝左边转一点!再转一点!快朝前走吧!一直走一直走,会碰到石壁,然后沿着那个石壁朝有花的那个方向走,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石洞,马上就要下大雨了,你快点走!千万别走到林子里面,有好可怕好可怕的怪兽!”

  

  “啊好,谢谢你们。”白夜似乎是睡着了,哦漏将枪往下面按了些,把白夜抱下来,直直的往前跑。

  

  单手摸上石壁的时候已经是十多分钟后了,哦漏看看表,时间是下午四点多,夜晚正在到来的路上。恍惚中有水滴砸在他手上,他一惊,看看左边茂盛的树林,毅然决然往右边飞奔。天色越来越暗,响雷似乎是在耳边炸开,恢复些精力的白夜蹭蹭哦漏的臂弯,被他抱得更紧了。

  

  踏入石洞的那一刻,雨水就像蓄不住一般,猛地倾泻下来。哦漏朝洞里走了几步,面朝洞口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白夜好了许多,从他怀里跳了出来,极其正经地准备绕着他走两圈。半圈还没到呢,它就像发现什么似的,“喵呜”一声,全身的毛都炸开来。

  

  后边似乎有什么响动,哦漏的喉咙紧了紧,手不自觉按上了口袋里的枪,慢慢地回过头。

  

  昏暗的光线下,他看见两双如出一辙的莹绿色双眼,正紧盯着自己。

  

  【4】

  

  栗发绿瞳的男人默默点起火堆,哦漏这才看清他穿着一身极其得体的军装。白夜正和另一双绿瞳的主人玩耍着,那是一只白狼,先前它站着不动时倒还挺有狼的狠劲,现在估计是玩疯了,丝毫没有狼肃杀的气势。

  

  “狼,但是像只狗,嗯,最像哈士奇,玩起来就二得不行,所以总结一下,你可以叫它二哈。”男人顺着哦漏的目光看过去,双手抱胸补充道。

  

  哦漏“噗嗤”一声笑出来:“好好一只狼被你这么叫不二才怪。”

  

  那人摇摇头,一脸正经,“不,它本来就二,可能因为是狼的原因,它还很浪。”

  

  哦漏笑得更厉害了。他招招手把白夜找回来,想了想,还是叫了一声:“二哈?”

  

  那只狼就蹦跳着过来了。哦漏强忍笑意,摸了摸二哈的脑袋:“狼还是硬气点好,别给人叫跑了。”

  

  那只小狼歪着脑袋,用漂亮的莹绿色眼睛仔细打量了哦漏一会儿,突然蹭蹭他,然后蹦跳着跑回那人身边。

  

  那人无奈地扶额,挥挥手让它离火堆远一些。

  

  哦漏笑得快直不起腰,末了揉揉肚子,微笑着给白夜顺毛:“哦漏,探险者。怎么称呼你呢?”

  

  “额,KBShinya,哨兵,叫我KB就行了。”KB摆摆手,有些诧异:“你不是塔里的人?这只小猫应该是精神体吧?”

  

  哦漏愣了一下,继续手上的动作:“是的,但是我没有经历分化,所以就继续做我的探险者了,这次进入城郊刚好就是来找你的。它叫白夜,目前的身份应该是我家的猫。”他瞄了一眼二哈,朝KB努努嘴:“你的精神体?”

  

  “嗯。”KB点点头,朝他比个噤声的手势,“这可是机密,你别泄露出去。我刚进塔那会儿它几乎把能犯的全犯了个遍,每天就是睁眼看它闯祸、闭眼看它闯祸,托它的福,塔里的禁闭室在哪里我摸得一清二楚。亏这家伙还会装可怜,每次隔着禁闭室的门看我都是眼泪汪汪的,当时我心软地一塌糊涂,然后就和它一起把能犯的全犯了,最后我们一起进了禁闭室。”

  

  “精神体也会有禁闭室吗?”哦漏有点好奇。

  

  “有的,精神体总的来说是一个人的具象化,无法被控制的时候也会有专门的禁闭室。”

  

  “听起来像是最后的屏障。”

  

  石洞里忽然安静下来。谈话不知为什么就停止了,没有人再出声。哦漏看看表,已经是六点了,他回头往洞口一看,天果然黑透了。

  

  “雨还没停,我听得到。你刚刚说什么?太吵了,我听得不太清楚。”KB突然出声,语气中带点疑惑。

  

  “晚上了。”哦漏凑过去,把手伸到他面前,示意他看表:“估计要在这里呆一个晚上了。哨兵是不是不能吃太浓烈的东西?我包里应该有味道比较淡的饼干,垫垫肚子,我们准备一下,明天早上就出去。”

  

  KB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不能出去。”

  

  哦漏收回手,索性坐在KB旁边翻找。照顾到哨兵极强的听觉,他尽量放小了声音,闻言,有些担心:“怎么了?”

  

  “这片城郊已经被变异生物入侵了,你一路过来,应该有看见吧?”KB问他。

  

  哦漏点点头。他想起了之前看到的各种奇怪生物,还有给他指路的野花们。

  

  “它们会放出一些声波,正常人应该是听不到的,你进来的时候挺精神。”KB解释着,看了看趴在二哈背上的白夜:“精神体应该能感受到一点,白夜进来的时候状态都不算很好。这个洞能隔掉部分声音,我待在这里反而比出去好。”

  

  哦漏很能理解他,刚准备伸出手拍拍他的肩以示安慰,仔细想了想后还是缩了回来:“你总不能在这里待一辈子。那这片地区相对于塔就算是禁区了?”

  

  KB摇摇头,勾起一个笑容。“也不算,不是还有向导吗?哨兵是体能感官上有不同程度的强化,向导则会拥有极强的精神力,抵御一般精神干扰的同时还会帮助哨兵清理一些堆积在脑袋里的垃圾,或者是帮忙降低一些感觉能力。”

  

  “听起来就像两个极端。”哦漏感叹道,从背包里抽出一包饼干,递给KB:“找到了。你先休息一下?塔方面给出的消息是你已经失踪十天了,语气特别像叫我出来收尸。”

  

  “谢谢。”KB接过那包饼干,拆开后拿出一片咬了一小部分,表情堪比试毒:“……欸,还真的不是很浓。”

  

  “一个朋友塞给我的,说有小魔力,会一不注意吃完半包。”哦漏看了一眼吃的正欢的KB,决定不提醒他二哈快哭出来了:“城郊这边被证实出现变异生物了,那破晓城就快要封锁了?”

  

  “不一定。”KB含糊不清地应着,把嘴里的饼干全部咽下去后才回答了哦漏的问题:“看防线摆在哪里。破晓城算是最重要的海港城市了,一旦封锁,不但海上交通受损,半个国家都得没鱼吃。现在这个情况,不然就是在海上划一条线,不然就把长枪大炮排在破晓城。总之,时间拖长后都没海鲜吃。”

  

  哦漏没说话。白夜倒是叫了一声,看起来挺赞同KB的观点。

  

  雨越下越大,已经有水漫进洞里了,隐约还能听到远处的雷声。KB皱着眉捂住耳朵,二哈看起来一副要载到火堆里的模样:“这雨应该还要再下一会儿……我进去看看。”

  

  “你看起来状态不是很好…我和你一起进去?”哦漏把二哈抱离火堆,捂住它的耳朵:“总能有个照应。”

  

  “没事…里面应该会安静点。你留在这边守着火堆,听到我大喊救命赶紧来啊。”KB面色轻松地开了个玩笑,朝哦漏挑挑下巴:“赶紧放开我的精神体,我们要入刀山下火海了。”

  

  哦漏眨眨眼睛,勾起一个笑容:“哪里有这么夸张。”他也没放手,反而捂得更紧了点:“快去吧,二哈留在我这边,我怕你到时候连救命都喊不出来。我应该把耳机放在一层了,你要不要?把手腾出来更安全些。”

  

  “那当然要。”KB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松开一边手迅速拉开哦漏背包一层的拉链,抽出个黑色的耳机,扣到自己脑袋上。他忽然感觉有什么在拉他的裤脚,低头一看,白夜正抱着他的小腿一点点往上蹭。他神色复杂地转头问哦漏:“…我看起来像一棵树吗?”

  

  “不。”哦漏摇摇头,笑容带点狡黠。“它可能有点喜新厌旧,把新目标定在你的头顶了。哦,它非常喜欢趴在别人头上。”

  

  “是吗?”KB怀疑地问道,直接将白夜抱起来,放到头顶。原先还挺有精神的小家伙迅速软了下来,懒懒地摊开四肢趴在KB头顶上,眨巴着蓝色的眼睛打量周围的一切。“你平常一直顶着它?我觉得我的脖子发出了声响。”

  

  “一直。看来你必须带它进去了,它看起来很喜欢你。”哦漏想站起来摸摸白夜,奈何双手都得捂着二哈的耳朵,不得不退而求次,动作轻柔地揉揉二哈。二哈被搓得一愣一愣的,莹绿色的双眼看看哦漏的下巴,轻轻的“嗷呜”了一声。

  

  KB眨眨眼睛。“好吧。”他轻声说着,转身朝石洞的深处走:“摔下来我不负责。祝我好运吧。”

  

  哦漏轻笑出声。

  

  “祝你好运。”

  

  【5】

  

  KB走过一个转角,有些不适地皱了皱眉。他闭着眼摸索着身边的石壁,缓缓坐下来。冰凉的石壁使他清醒了些,他弯下腰,不大的苏格兰折耳猫轻巧地跳到地上,蹲坐在他对面,直直地盯着KB。

  

  KB叹了口气,伸出手,试图揉揉这只折耳猫的脑袋:“是什么,小家伙?都是哨兵的话那就不进去了,我现在浑身都疼。”

  

  白夜往旁边移了一些,小声地叫唤着,绕着他走了半圈。

  

  KB无奈地摇摇头,勾起一个苍白的笑:“行,走吧。”

  

  石洞深处是有变异生物的,这点在KB走进来时耳朵就告诉了他。或长或短的声波刺激着他的耳膜,让他感觉到一种强烈的不适感。大片大片模糊的色块在他眼前跳动,他不得不摸索着石壁缓慢前行。

  

  身为哨兵的本能告诉他,如果身旁没有向导,前行都蕴含着巨大的危险。

  

  但他必须试试。

  

  记得好友萧忆情曾经和他说过,觉醒时能否分化取决于周围的刺激。两人刚认识的时候他就非常坦然地叙述了了自己觉醒之后、分化之前这一空档期的奇妙经历,他曾经也是一位未分化的觉醒者,某次外出探险时不小心闯入了一个营地,当时塔里派出一队人去那边执行军事侦察,他被留守在营地里的向导误以为是敌国的人,嘴还没来得及张就受到了极其迅猛的精神波攻击。

  

  “要是没分化就真得跪在那里了,当然,分化后还是跪在那里了。太可怕了,从此我就对向导有了阴影。”那时的萧忆情就以这样轻松的口吻结束了这个话题,没有再多讲什么。

  

  ……应该都差不多。别怂,就是干。他对自己这么说。

  

  就当还那一包饼干的情吧。

  

  然后他毅然决然地把耳机摘了。

  

  哦漏忽然觉得身边的小家伙有点不对劲。他总是不自觉地低下头,又固执地抬起来,脑袋一点一点,像是在和困倦做斗争。他松了松手,准备把小家伙抱到怀里,谁知手一松开,小家伙就软软地倒了下来。他匆忙伸手接住忽然眼前一黑,也跟着倒下来。

  

  “KB…!”

  

  一定是KB那边出什么事了。他暗暗道,惊呼一声,坠入沉沉的黑暗中。

  

  回过神来的时候哦漏发现他正处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他动了动手,撑着地面坐起来。这个地方没有任何的光,他试试眨了眨眼,发现并没有任何差别,不由得轻声笑出来。

  

  周围静得出奇,他坐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初步判定没什么危险。

  

  “结界?”他想起自己很小的时候看的漫画,带着些玩笑意味地摸索起周边来,希望能找到些什么线索。线索没找着,倒是摸出个人来,哦漏按了按明显是小腹的位置,极其心虚地移开了手,顺着外套的下摆一点点向上摸。有些硌手的金属制纽扣,领口,喉结,嘴唇…他就这么沿着一条直接摸上去,半晌才反应过来,一只手去拍肩膀,另一手去够那人的右手。触手的东西让他肯定了自已的猜测。他长舒了一口气,疑惑着对方为什么还没醒来。

  

  大概是不舒服?哦漏猜测着,手上摸索着大致的几个位置,决定试试按压穴位会不会让对方好受些。手指无意间擦过KB的额头,荧蓝色的光芒忽然自手尖炸开,他吓了一跳,赶紧缩回手。那光很快就消失了,借着那短暂的时间,他似乎看见KB紧绷着的面孔松动了一些。

  

  没什么危险。哦漏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所在的那个方向,翻了翻手,依旧看不出什么变化。上次好友进了一趟月牙洞,碰见时告诉他那边实在太黑了,眼睛没有多大的存在意义,没听声音还真不知道人都哪里去了。下次见面一定得告诉他,这里黑得都不知道自己的手动没动。他又伸出了手,摸探着额头的位置,将手按上去。

  

  蓝色的光芒突兀地在半空中炸开,又一点点变柔,接连不断地滴落在地上。似乎世界都变成了蓝色,明暗不一的光成为交叠的色块,哦漏伸着垂在身侧的手去摸,冰冰凉凉的,是水。多年野外探险培养的危机意识似乎在此刻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就这样静静地看那些水在这个黑暗的地方漫开。


  鱼出现了。先是一只,紧接着是两只是,三只…它们好奇地在哦漏身边游来游去,多是些哦漏叫不上名字的小生灵。一对接吻鱼静静地停在哦漏右手边,哦漏侧过大半个身子,右手撑着地面,抽回按在KB额头上的手,想去逗弄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这个动作并不是很成功,因为有人捏住了他的手腕,力度控制地很好,他没感觉到痛,但也抽不回手。紧接着,有温软的东西贴上他的手背,轻触了一下,迅速离开了。罪魁祸首再次躺下去,将另一只手的耳机塞到哦漏的左手里,偏着头冲他笑,眼里闪烁着不知名的光。


  “早。”


  【6】


  KB松开了哦漏的手腕。


  隔断自他们中间的空隙像远处衍生,匀向KB那边的水逐渐渗入他身下的土地,很快便消失地一干二净。愈加明显的绿意出现在这块土地上,以成原之势,不断向远方扩展。哦漏惊讶地瞪圆了眼睛,他身边的鱼儿也都聚拢过来,像是在打量着凭空出现的广袤草原。


  “出去?”哦漏听见KB对他这么说。


  “好。”KB听见哦漏这么回答他。


  然后他们保持着相同的姿势回到了原先的山洞。洞口近在咫尺,雨已经停了,空气中弥漫着草叶的清香;外边也不是漆黑一片,相比正午不慎甚明亮的光透进来。


  KB坐了起来,嘴角上翘,看起来心情极好:“破晓已至,黎明要来了。”


  “要不要出去看看曙光?”哦漏打趣他。


  “不用,我已经看见了。”KB揉揉睡做一团的二哈和白夜,二哈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很快地站了起来。KB赞许地看了它一眼,把白夜抱到它背上,果不其然,得到一个哀怨的眼神。


  哦漏见状,顺手托了托白夜,目光却落在洞外:“真巧,我也看见了。”


  全新的生活就此起航,他们所面临的或许是高峰,或许会是低谷,或许会一帆风顺,或许会事事不平。


  但那又怎么样呢,信念与意志足矣支撑他们相伴而行,希望亦会永远在 他们触手可及的地方。


  因为他们遇见了自己的曙光,那就是对方。


—END—

评论 ( 19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