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K漏】哦漏老师讲了个故事后,世界摧拉枯朽地重建了

小号的东西,转过来

 
 

习羽太太今天更新了吗:

 

  
  •    

  • KBShinya/哦漏QAQ,架空设定,雷者慎点。



   
  • 请不要捅给真人。

   

  


  

————————

  


  

 新课教授结束了。哦漏小小地松了口气,抽出插在粉笔收纳盒里的白板笔将课件关闭,朝同学们露出一个带着歉意的笑:“抱歉啦,按平常的上课速度我们完全没办法赶上复习进度,所以课上得比较赶。接下来还有些时间,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提出来,我们当场解决,下个星期开始总复习。当然,如果已经完全理解这几篇课文——”哦漏眨眨眼睛,比了一个“OK”的手势,“那么就可以开始午睡啦。有句俗语说得好,‘阳光明媚的日子,就是最适合午觉的日子’,现在拿来用真是再适合不过。”他低下头快速地将讲台桌收拾好,还不忘揶揄满室弯成熟虾的小笔杆子们:“哟,我不就几分钟没盯着你们嘛,怎么全回海里去了?”

  

 

  

 底下一片怨声载道。“老师我们可想睡觉了——生不逢时遇魔王啊——”离讲台最近一桌的女生拖长了音抱怨着,后边不住地响起同学们的附和声。

  

 

  

 “这不是你们成为仙人掌的理由。”哦漏拉了条凳子坐到讲台桌后,单手托腮,笑眯眯地接话:“想睡觉就趴着睡会儿之后补笔记嘛,还强撑着挺直腰,撑得下来倒也没什么,双手撑脸还能坐得歪歪斜斜,我一直都在担心你们吐点刺出来。”说着他还举起另一只手搭在讲台桌上,鼓起腮帮,“噗”地模仿了一下,笑倒一片同学。“那么,能告诉我那位大魔王姓甚名谁么?这么欺负我的学生,我得和她讲讲道理。”哦漏看着笑作一团还不忘给他鼓掌的学生们无奈地摇摇头,问道。

  

 

  

 “数学老师啊!他说我们上课不能驼背,否则作业翻两倍还得罚抄……他这个下午至少来了二十趟,老师你肯定没发现。”

  

 

  

 “……是吗?”哦漏尴尬地咳了一声,掏出手机准备转移话题:“说到数学老师……你们下一节班会课不是还要上公开课吗?一个课间黑板画来得及吗?凳子还没搬吧?”

  


  

 同学们齐刷刷望向埋头抄笔记的宣传委员。她握笔的手僵了一下,“噌”地一下从座位上跳起来,风风火火地跑向讲台,连着撞了几张桌子后才想起来要申请,捂着腰急急忙忙鞠躬:“老师我可以现在开始画黑板吗?”

  


  

 “等等等等等等,别急,冷静,离下课还有一段时间呢,需要其他同学帮忙吗?”哦漏还没从摩擦产生的噪音中缓过神来,一看宣传委员已经站在自己面前准备鞠躬了,赶忙腾出只手捂住讲台桌角:“小心点。刚刚撞疼了吧?我包里带了止痛膏,待会儿下课了来我这里拿,抹一些会好很多。”他将粉笔盒递给抱头道歉的宣传委员,笑着睨了一眼前排同学手里的小说、漫画:“有时间看没时间把桌子移齐?小心等会儿被数学老师骂一顿。”他静静地看着同学们将桌子移齐,半晌,又接了句。

  


  

 “班长站起来看看啊,名字都记下来,拿给数学老师,问问她该扣多少。”

  


  

 哀鸿遍野。

  


  

 “上我的语文课还敢看这些东西?都记住啊,要不就看语文书,要不就看我,允许你们闭眼。”哦漏得意地轻哼两声,班里骚动了一小会儿,突然静下来。宣传委员也快画到黑板中间了,哦漏拎着椅子坐到讲台桌旁边,让出讲台那一大块地方:“接下来这儿就交给你做主场了。交通安全是真的很值得重视,考了个驾照才发现有那么多交通标志……还好我是语文老师,不然你们都完了。”

  


  

 同学们瞬间就来了兴致,纷纷从臂弯间抬起头,一个接一个地提出问题。

  


  

 “老师学什么车呀?”

  


  

 “老师你什么时候学的车!都不告诉我们!”

  


  

 “放学的时候老师有没有兴趣给我们露一手呀!”

  


  

 …………

  


  

 “停——安静些,隔壁班英语老师在放听力呢,小心被他用多国语言骂一顿。”哦漏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不可置否地抿了抿唇:“我看起来像是需要学习自行车的人吗?当然, 我要是学得火车,暑假肯定带你们全国各地跑。不过很遗憾,我还得上课。驾照我学了两种,就是街上常见的那些。不不不,不是卡车,想学这个得先过段长那一关,我估计是按在绿化带上揍一顿。”

  


  

 后排的同学们“哇”了一声,有人追问了:“那段长会开车吗?”

  


  

 哦漏挑挑眉:“段长怎么会需要车?他家就在学校旁边的居民区啊。最近不是说‘附近滞留了一些不良青年,没有跟随放学大潮回家的学生不太安全’嘛,他也不担心这个,只要出份难点的卷子,同学们都会哭着爬着赶紧回家的。上次下楼梯的时候看见隔壁班的同学捏着原卷在前面边走边哭,他就跟在后面,戴着副墨镜,双手背在后头,那架势,活脱脱一个尾随征收保护费的黑社会。”

  


  

 隔壁的英语老师是位不怒自威的老先生,兼着段长一职,平日不苟言笑,管理手段异常严厉,私底下常遭学生议论,倒是没想到会有老师这么说。正主还在隔壁带人训练听力呢,同学们都不敢笑出声来,有的双手交叠捂嘴,有的蹲到桌底下,憋笑憋得异常辛苦。忍笑之余,有同学发问了:“老师老师,教你开车的教官是什么样的人呢?我姐姐说教她开车的教官就特别有语言天赋,上次有个教官在示范的时候不小心蹭了他一下,他连着用三个国家的语言骂了一大段音都没重一个呢。不过似乎是来帮忙的,姐姐之后一直没看见他。嗯……听姐姐说他的头发是非常漂亮的橙色。”

  


  

 哦漏侧头听了一会儿,沉思半晌后才回答。“啊……那位我认识,是我朋友的朋友,现在也是我的朋友了。”他笑着绕了几个弯,看着视线范围内的几位同学皱着眉开始理关系,笑意不禁深了些。“他挺喜欢体验生活,什么职业都想试一趟,现在在各个地方看见他都不会感到惊奇了。至于教我的教官么……为人非常活泼,虽然年龄和我相仿,但精力是绝对可以和你们媲美的。交际能力很强,平常喜欢听音乐,我就是通过音乐认识他的。当时我戴着耳机站在一边听歌,他就直接凑过来问歌名了……还不是探过头来,是站在很远的地方瞄了我一眼,然后捏着个小本子狂奔过来——”哦漏掂了支黄色粉笔递给宣传委员,看看手上的表;“还有十分钟下课,你们趴一会儿吧,公开课都精神些,别再惹你们数学老师生气了,带个球给你们上课多不容易。”

  


  

 底下忽然响起几声咳嗽,接着就有一群人装模作样地跟着咳起来,似乎有人想反驳什么,但是迫于压力,很快地噤了声。接着他们开始不满哦漏这种吊着胃口就跑的行为了。

  


  

 “老师你怎么又这样!”

  


  

 “吊人胃口是会被驴踢的!”

  


  

 抱怨声一阵接一阵,饶是有多年教学经验的哦漏也快镇不住了。他无奈地摇摇头:“你们真的要听?”继而指指桌子:“睡眠这么没有魅力?”

  


  

 一只手支在窗台上的班长懒懒地直起腰,清了清嗓子,提高音量回答:“我们总要证明一下,相比于成年人,我们不但精力旺盛,好奇心还略胜一筹。老师你还欠着我们八、九个故事呢,干脆趁现在一并讲了,不然我们就一直盯着你看到下课。”

  


  

 大家赞同的点点头。哦漏是学校语文组里出了名的薄脸皮,纵使教书多年,这害羞的性子也还是没磨去。五十几双眼睛盯着他不停地眨啊眨,他终于败下阵来,眯着眼组织了一下措辞:“嗯……怎么说呢,像你们作文里写的,跑得像尾翼着火的飞机。理由是站在远处看我听得非常认真,感觉一定很好听,坚持要知道名字。之后又说我的声音听起来很耳熟,坚持让我唱首歌。太热情了实在不好拒绝啊……聊到最后我的名字、手机号、社交账号全被套走了。”哦漏轻咳一声,耳根有些发红:“男同胞们多学学啊,以后要是有喜欢的女孩,这种方法说不定很管用。”

  


  

 “老师你太好骗啦。”二排的一位女生一脸正经:“做为有多年经验的人名教师,你怎么能比小学的孩子还好骗呢?下次再碰到这种人,你要让对方拿银行卡的账号密码来换。”

  


  

 教室里响起一阵哄笑。

  


  

 “老师你有没有给她一个签名?说不定是你的小迷妹哦。”坐在他面前的瘦小男生眨眨眼,有些得意地摇摇食指:“那什么歌不是这么唱嘛,‘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更别说你还给她唱了一首歌,嘿嘿,我们是不是快要有师母啦?”

  


  

 作为一名差点被艺术组挖走的语文老师,哦漏认真唱起歌来也是不输音乐老师的。闲暇之余他也会在网站上发一些翻唱,班里甚至还组织过专门人员每天给他刷榜,俨然是名副其实的男女通吃型班级男神,可惜他自己完全不知晓这件事。为了给陌生人良好印象他应该不会乱飚高音,这个同学暗暗想着,默默地给哦漏打上了个“撩妹小能手”的标签。

  


  

 “……啊?”哦漏愣了一下,合起双手:“不……是同性。”

  


  

 那个同学也愣住了。眨着眼消化了一会儿后,他迅速反应了过来,极其惋惜地咂了咂嘴:“唉,老师你别伤心,好歹也捞了个能一起撸串的兄弟不是。”

  


  

 门口突然传来突兀的指节敲击铁质门板的清脆响声。刚缓和过来的同学们都没接着笑,木木的看着那个方向。

  


  

 “怎么?我上课的时候可没见你们这么活跃过。”脚步声渐进,哦漏僵了一下,刚准备转头看看,脑袋就被人按住了,连带着还揉了揉:“看来你们语文老师比我有亲和力呀。”

  


  

 “手放开手放开……别揉,再揉我就组织同学们把你扔出去。”哦漏使劲摇了摇脑袋,试图把那只手晃下来:“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呀。别摇,等会儿头晕。我发完卷子就走。”KB淡然地勾了勾嘴角,把手上攥着的一叠卷子往讲台上一放,抬手就招呼下边极力隐匿存在感的数学课代表上来:“来来来,分一下。两叠,不一样的,一人两张。数学组组长临时让印刷室加印的,说送你们做礼物。”

  


  

 “嗯……?”哦漏止住动作,准确地抓住重点:“数学组?”

  


  

KB似笑非笑地瞄了一眼正苦着脸传卷子的同学们,停下对哦漏发型的蹂躏,以指为梳,帮他把头发理顺:“他们没告诉你?原先那位老师差不多要八个月了,学校给她排了假,刚好我来应聘,就帮着代课了。”

  


  

 “啊……?”哦漏还呆愣着坐在那边,显然是没消化过来。KB一把将他拉起,手脚麻利地收拾好讲台桌上的资料,把包往对方手里一塞,就要赶人出去:“在办公室乖乖等我啊,等他们放学了带你吃好吃的。连上了一下午困不困?办公室有空调,你可以趴着先休息会儿。”

  


  

 不明所以的哦漏就这么被他推上了前往办公室的走廊。KB将门关上,靠着墙扫视了一眼班级,目光在已经完成的前黑板上停留了一会儿,满意地点点头,继而慢悠悠地开口:“接下来的公开课大家有没信心呀——?”

  


  

 没。同学们摇摇头。

  


  

 “我手上有你们语文老师唱威风堂堂的录音。”KB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诚恳的样子。

  


  

 成交。同学们纷纷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

  


  

 “那好,就这么成交了。”KB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嘴角上挑。

  


  

 “我应该不算是他的迷妹吧。迷弟倒还可以。”

  


  

 ———END———

  


  


  
 
评论 ( 3 )
热度 ( 109 )
  1. 能溶于水的无色焦性没食子酸谦城 转载了此文字
    似乎有妹子找不到,在这里 @雪钥  小号的东西,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