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K漏】朋友(成人用品店老板X花店老板,完结)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完整的脑洞是一次出去吃夜宵,花店老板和成人用品店老板在夏夜正浓时坐在门口聊天。

成人用品店老板:唉,你的店好啊。

  

花店老板:怎么讲?

  

成人用品店老板:你如果碰上喜欢的人好求婚啊,店里的花随便捧。我总不能拿着按摩棒过去吧?

  

  没有很好地表达出来。如果有想试试的妹子可以自取。

  坚持地给习羽磕了个头。

  

  【0】

  

  ——

  

  朋友,是指在特定条件下由双方都认可的认知模式联系在一起的不分年龄、性别、地域、种族、社会角色和宗教信仰的相互尊重、相互分享美好事物、可以在对方需要的时候自觉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的人及其持久的关系。

  

  其最高境界是爱人。

  

  【1】

  

  KB单方面认为应该和哦漏交个朋友是在一个夏季深夜。

  

  那时他抱着玩乐的心态刚开店不久,正经纯良的外表再加上如大提琴音般低沉诱人的嗓音竟意外地吸客。他倒不在意这些,在街上购置了一把摇椅放在门口进来的转角处,又在上面铺了毛茸茸的垫子,从此这东西就代替了收银台处的高脚凳,成为他的宝座。

  

  会有人来找他麻烦也是意料之内的事情。毕竟他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成人用品店的老板,东西太好了不是件好事,东西卖的太好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前者会使女性过于满足,后者表明越来越多的女性喜欢这么些东西。这两种后果通常会使购买物品的女性产生一种“有了这东西我再也不用依靠那个臭男人来满足自己的需求了”,继而使她们甩了自己的男朋友。毕竟生理、心理、家庭压力三大因素摆在那儿,再强的女人也会有臣服于男人的那一天,同样的,再弱的女人内心都会有渴望人权的那一天。突然有工具可以帮助自己、满足自己,这种喜悦与满足感就会促使每个女性心中那颗独立的种子,随着一次次使用而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心理和生理解决,就等一个小小的借口,便可以远离自己一直依靠的男性。可以选择的借口非常多,不举早泄短小是一方面,吸烟酗酒家暴是一个方面,没钱没车没房也是一个方面。从男性方面来说,选择与一位女性共度一生有两种目的,一是“爱她并且想给予她幸福”,二是“这娘们留着日后还有用武之地”。如果碰巧有一位秉着第二种思想的男性,他的女朋友又碰巧因为这东西抛弃了他,首先,没有傻逼会认为打女朋友一顿她就会回来,毕竟不是所有女性都是傻狍子,会喜欢上一个热衷于家暴的男人;其次,更没有傻逼认为打女朋友父母或其他亲戚一顿她就会回来,特别是被打的那人和你女朋友关系还不错时。既然心理和家庭压力方面都无法做些什么,那么只能从根本的生理方面来解决这个问题,把东西砸了,然后把提供者解决了,女朋友就能重新依赖自己,最后达到生命的大和谐。

  

  所以当看到有一大票壮汉气势汹汹地抄着家伙从马路对面走过来时早已经思考过这个问题的KB第一时间想的竟然是还好今天空调坏了,他要是没坐在正门口吹风,门口的玻璃估计先被他们敲掉。继而朝右边看看,宠物店门口的水泥地漆黑一片,看来隔壁的小姑娘已经走了。他松了一口气,放松站起身子,侧身躲过竖直劈来的铁棒,径直伸手握住,朝自己这个方向猛地一拉,眯着眼嘴角上挑:“大兄弟,买不起套可以和我说啊,怎么能动粗呢。”

  

  领头那人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他瞪圆了眼睛,用力拔了拔被KB握住的铁棒,纹丝不动,干脆放弃了这个举措,威胁般大声开口:“就是你个混小子害得老子没了马子?”

  

  KB好奇地哦了一声,握着铁棒在另一边手上轻轻敲打:“大兄弟啊,买不起套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你看看你,先是动手,现在还准备砸我店,傻得脸都不蒙,真当我店里没有摄像头?”他挑衅地勾起嘴角,往左边走了几步,一脚踹向斜前方一个略显急躁下裆,趁那人感觉到疼痛而弯下腰时单手按住他的肩膀将他往下压,以左脚为中心朝店里侧了侧身,再猛地转回来,膝盖重重顶向那人的腹部。他厌恶地看了看那人咳到他手上的唾沫星子,尽数抹在对方身上,将人从店门口的第一级台阶上踢下去,又悠闲地走回原先的位置,抬起手里的铁管,指向领头的男人:“还有,你哪只狗眼看见我害你没了女朋友的?这只,还是这只?”

  

  铁管尖锐的另一端在男人左眼前停顿了一会儿,又移到右眼前。手握铁管的青年似笑非笑,线条优美的手臂肌肉裸露在夜风里,栗色的短发有些凌乱,隐藏在额前碎发后的绿色瞳仁里有不屑的光。

  

  箭弩拔张的气氛就这么僵持着,几个跟随在那男人后面的壮汉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瞳仁里、面容上视见不甘的气息。

  

  那就打吧。

  

  KB猛地往后跳了几步躲过了对方人员挥刀欲袭,眼神一凛,身子朝后边虚晃了一下,忽的向前冲去,趁那人没反应过来,横举棒子砸向他胸口,紧接着一个扫腿便将人放倒。又往前走了几步躲过左侧人竖直砸来的棒子,右手按住那人左肩,左手抬高收至脖颈处,再将手臂猛地甩出,手肘正中那人的左脸。挺完美的肘击,他这么想着,逆时针转了个身,将被打懵的那人推向左边。那个方向正好有个人拎着锤子准备砸向KB的脊椎,也是没想到他动作会这么快,还愣着站了一会儿,刚回过神来就被伙伴铺了个踉跄,连着后退了几步。最后还是因为冲力太大没忍住,扑通一声给伙伴做了人肉垫子,苦不堪言。

  

  高亢急速的警车铃突然响起,由小渐大,倒在地上的几人一惊,连忙收拾好干架的家伙,手忙脚乱地沿着街跑,最后消失在一个拐角。KB双手抱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马路对面的青年不断按着手机的边缘,警铃就是从他那儿响起的。应该是在按音量键吧?KB这么想。青年低着头,细碎的刘海遮住了眼睛,稍长的黑发随着夜风晃动。他仍坚持将头撇向几人逃跑的方向,大有追上去放给他们听的架势。见几人消失了踪影才松了一口气,左右看看迅速地穿过马路,跑进与自己相隔一个小巷口的花店里,期间看都没看他一眼。

  

  哦,隔壁的店主啊。

  

  稍微……有点可爱。

  

  ——

  

  【2】

  

  哦漏第一次注意到KB也是在那个晚上。那时刚坑了路人一份夜宵的他正哼着小曲从蛋糕店走出来,隔着一条马路看见许多壮汉握着零零碎碎的钝器锐器站在自家店铺旁边吓了一挑,后退几步迅速地窜回了路人店里,扒着玻璃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被路人拍了一下差点蹦起来:“路人你干什么……”

  

  “……你看看你自己,不久隔壁店铺的店主和其他人起纠纷了嘛,怎么连店都不敢回啦?”路人甩掉围裙瞥了他一眼,扒着另一扇玻璃门朝外边看;“让爸爸看看,哇,战局激烈啊。不来个英雄救美?”

  

  “呃…我觉得我会是被救的那个,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哦漏摸摸牛仔裤口袋,从里边掏出自己的手机:“我找找有没有存保安怒吼之类的……”

  

  “哟。”路人乐了:“你握着手机和我说手无寸铁?快上,不要怂就是干,握紧你的小米冲上去砸脸,脸不肿得烧伤。要是嫌不够的话我柜台里好像还有几个七寸的奶油蛋糕,拿去照着他们的脸糊,一个就96,不贵。”

  

  “…我还不如直接上呢。欸,找到了。”哦漏拿着手机,在路人面前晃晃,调了最小声试播,尖锐的警铃在店里响起,他眯着眼点了暂停,满足地笑起来:“就这个好了。”他拉开门,小跑出去。

  

  路人靠在小圆桌上耸耸肩,忽然想到什么,匆匆忙忙地把后厨的灯关掉,趁着哦漏刚跑回店里的那段时间关好玻璃门,再唰地一声将卷帘门拉下来并锁好,轻手轻脚地朝家里跑。

  

  直到现在哦漏还是会埋怨路人那天为了不给他蛋糕竟然先关店跑了。

  

  哦漏和KB成为朋友是在同一年秋末的时候。冬天就快来了,比起阳光明媚的中午,晚上的气温实在是低了些。他经营的是花店,门口有小巧的架子,摆放着一些需要阳光的植物。如果和路人一样在店里装上180度旋转的玻璃门,不仅占地方,关店时搬运盆装植物也会非常麻烦。一开始他也装过左右推拉的玻璃门,但每每有客人装上透明的玻璃,下雨的日子也会有客人进来躲雨,就更不方便了。所以综合考虑后,他决定一直开着那玻璃门。小城的夏天只要避开阳光直射就不会很热,晚上也会有凉爽清新的夜风吹进店里,实在热得不行的话路人的店就在对面,蹭蹭空调买点冰淇淋,不但能填饱肚子还能解暑。哦漏就这么愉悦地度过了夏季,然后开始为冬春季规划。

  

  小城临海,冬天的平均气温没低过10摄氏度,中午倒是和秋天没多大差,冷的就是大清早和晚饭后。出生以来寒性体质就一直伴随周身的哦漏在冬季通常手脚冰凉继而发烧感冒,周围都是植物的环境下他更不敢开电暖,怕自己被熏睡着了醒来就看见周围的小可爱们葬身火场。

  

  于是他只能尽量早点关门了。

  

  那段时间KB迷上了来哦漏这里买一束菊花,坐回自己的宝座上一瓣一瓣揪了,隔天再扫出一大堆枯萎软化的菊花瓣。这天晚上他踏着轻快的步伐跑到哦漏的花店里,点名要一束白色的满天星。

  

  哦漏乖巧地给他包了一束,在递出去时忽然意识到什么,猛地收回来搂到怀里:“不给!我上次看到你扫出来的菊花瓣了……怎么能这么对待它们呢!种植起来很不容易的!”

  

  KB正俯身戳弄一株含羞草,闻言瞥了他一眼,看着对方气得脸颊都鼓起来的样子,颇为严肃地沉思了一会儿,想想小时候养的那只向往自由却死活爬不出笼子的小仓鼠气得吃成一只球,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朝哦漏伸出手,吓得哦漏抱着那束满天星后退几步:“你……”

  

  “就是这么帅气。”KB流利的接了下一句,笑得牙齿都露了出来,朝哦漏那个方向走了几步:“东西给我,不会揪的,我保证。对了……这盆含羞草能买给我么?我现在回店里拿钱。”

  

  “……脸还要吗。满天星给你,这回不准揪花瓣了啊……”哦漏眨了眨眼睛,将满天星递过去,身子朝侧边倾斜了些,准备仔细看看对方指了架子上哪盆含羞草:“直接拿去吧……如果你现在能停止蹂躏它的话?”

  

  KB果断地放开了手中的叶子,伸手接过那束满天星,在碰到哦漏的指间时忽地瑟缩了一下,皱着眉将手覆住哦漏的握着花的手并渐渐收拢,语气有些不悦:“不买热水袋?”

  

  哦漏摇摇头,眼神躲闪:“原先的坏了,还没来得及买…”

  

  “我看你是根本没想买。忙得连这种东西都不在乎了?反正现在没什么人,你跟我来。”KB捡眉,把那束满天星往架上一搭,含羞草也没拿,握着对方的手腕就把人往外面拉。哦漏被拉了个踉跄,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整个人就悬了空,直到闷热的暖空气完全包裹着他后才得以坐到椅子上。

  

  目睹全过程的不愿透露姓名的蛋糕店老板A路人先生毫不手抖地等分了蛋糕,装作一副四处看风景的样子等一位有着粉色长发的客人。

  

  这期间KB还扛着哦漏将暖气调高了几度,再三保证自己是个懂花市行情的人后他以出门换气为理由把他扔在了自己店里,从仓库抽出条塑料凳,跷着二朗腿坐在对方店门口,一杯一杯地喝热开水。

  

  在撑着脸看KB喝完第四杯后,路人夸张地咂了咂嘴,起身圈来人的脖颈,给风尘仆仆赶来的对方一个甜腻的吻。

  

  哦漏现在不太好受。他将手贴到偏凉的玻璃上,再拍拍自己滚烫的脸颊,努力地让自己清醒些。内心则将原因全部归咎为暖气太热与KB店里的东西太齐全。

  

  有什么东西被忽略了吗?他这么对自己说,内心蓦地柔软起来。

  

  大概,有吧。

  

  ——

  

  【3】

  

  两人逐渐成为了从见面打个招呼到每天都会坐在一起聊天的朋友。

  

  某天,KB忽然从隔壁跑过来,希望哦漏能给他一张照片。还有要求,指明要是笑着的。

  

  哦漏握紧了口袋里的手机,不禁将椅子朝后移了点,试图挡住上次随手放进柜子里的几本相册:“你想干嘛…?”

  

  KB面色颓丧地伏在堆满花束的小桌上,半睁着眼仔细观察一支红玫瑰茎上的刺,目测了一下其中一根刺距离自己鼻子的距离后他识趣地靠向了一旁摆花的架子,直直地盯着哦漏,语气都带着绝望:“江湖救急,一寸免冠照都没问题的。快,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和精力正在消散…最近的客人真是越来越难应付了。”

  

  哦漏吓了一跳,连架子上摇摇欲坠的小花盆都顾不上扶了,朝前迈了几步猛冲到KB面前,抽出手将攥着的手机往软垫上一甩,径直贴上对方的额头,有些焦急:“没事吧?!”触手的温度并不是特别滚烫,他小小地松了口气,扶了把快要摔下来的一盆多肉植物,顺手戳了戳它碧绿的叶子,继续发问:“最近的客人怎么了?我先说好,如果是拿去骗人,我是绝对不会给的。”

  

  KB仍盯着哦漏,看了半晌后摇摇头,抓起一旁的外套就朝外边走:“店帮我看着,我要去跳江。”

  

  “等等等等等等冷静你冷静一点!”哦漏猛地追了几步,双手环住对方的腰就往店里拽:“你总得说清楚到底什么事啊!…等等等等别去!说清楚我就给你!”

  

  KB就这么被按到柜台前的塑料椅上。哦漏一松开他就迅速后退了几步,双手展直,将出去的道路堵得死死的,想了想还是将语气放柔:“年轻人稍微乐观点嘛,怎么能动不动就寻死呢。”

  

  “只大我一岁的人别这么叫我。”KB无动于衷。

  

  “胡说什么,我今年都五十岁了,前几年刚从老年大学出来。”哦漏一脸正经。

  

  “按你这种算法我今年也有四十八岁,大我两岁的别这么叫我。”KB从善如流。

  

  哦漏绷不住脸笑了出来。“说吧。店里的客人怎么了?”

  

  “那人坚持要和我来一段超越世俗的爱情,原话。”KB面无表情地从桌上拿起一枝玫瑰花,盯着它看了一会儿后抄起桌角的剪刀就开始和茎上的刺做斗争:“我说我有男朋友了,比他好看,笑起来和天使一样。他不服。向我要照片。我拒绝了,于是他就一直在店里坐着。”

  

  哦漏表示了对他的同情。然后他指了指柜子:“四本黑色外皮的都是相册,你挑一本过去吧,别挖我黑历史啊。”

  

  KB打开柜子,抽出两本翻了翻,随后塞了一本回去,抱着另一本回到自己店里。一会儿后,他领着一个男子过来了。

  

  “都和你说我有男朋友了。”KB朝那人挑挑眉,极其自然地挽住哦漏的胳膊:“都给你照片了还有什么不满足?我都快要和漏儿去国外结婚了,凭什么跟你跑。”

  

  那人的面色瞬间冷了几分。“既然你们还没有结婚,我想我和他都有公平竞争的权利。”他慢斯条理地说着,打量了哦漏一番:“你的表情看起来不像是他的恋人。”

  

  哦漏眨眨眼睛。“是的。事实上,我已经是他的爱人了。上个星期他刚向我求的婚,不过我觉得戒指的设计不够完美,就将一对戒指送回原店进行加工了。昨天我们还在讨论上面的花纹呢,你看看他的黑眼圈。如果你还是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给那家店打电话。”他拍拍KB的胳膊,把对方往店外推:“不是和你说中午不要开店了回去睡觉吗?钥匙带了没?快点回去。”

  

  那人怔怔地站在原地。

  

  ——

  

  【4】

  

  还有两天就是除夕夜了。KB长叹一声,搬了新买的小圆椅,自发地坐到哦漏店前。

  

  柜台后面的哦漏一看他就乐了,也搬了条小凳子坐过去,顺手拍了拍他的肩:“我们的女性之友今日怎么如此颓废呀?”

  

  “年关又要到了。啊……不太想回家。”KB从架子上的捧花里揪出一枝满天星一点点揪着,又发起牢骚来:“家里人没到年关总会催我带人回去……啊他们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店的特殊性,肯嫁给我的估计更喜欢我卖的东西。”

  

  哦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指指摆着捧花的架子:“要不你试着改行和我一起做花店?追人也非常方便,每天一束花,一般不会有女孩不同意。”

  

  KB转过头睨了他一眼:“你追过?”

  

  哦漏摇摇头:“不。前年有个小伙子就这么追人,下了半年的玫瑰订单。”

  

  “追到了?”

  

  “没有。对方是花粉过敏患者。”

  

  KB也笑了起来。荧绿色的眸子里闪着愉悦的光。“我有喜欢的人了。”他这么说,无奈地笑了笑。哦漏心里“咯噔”一下,仍装出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哦?花粉过敏吗?”

  

  “不。但我绝对不能送花……植物也不行。他喜欢植物胜于喜欢我,大概。而且我也不想追人,我想求婚。”KB干脆地侧过身来,直盯着哦漏,缓缓地勾起一个笑容:“你作为花店老板应该见过很多像我这样的例子吧?嗯……以专业的角度帮我出个招?”

  

  “……KBShinya,你才是妇女之友,我不是。作为心理系毕业的学生这么问我真的好意思?我觉得你只要坐一个晚上就能想出万全的求婚方法,不,大概几个小时就够了。”哦漏耸耸肩,给再度伸向捧花的魔爪来了一击重击,警告道:“你再碰我的花试试。”

  

  KB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他解释道。“那个人对植物的喜爱和你差不多。不然我找你干嘛。”

  

  哦漏看他一脸云淡风轻心里忽然有些郁闷。他将袖子挽起,拎着地上的小水壶给架子上的小可爱们浇水。“讲真。如果那个人和我一样喜欢植物,她绝对不会接受你的求婚。你自己数数残害了我多少朵花。”

  

  KB干笑几声。“完全听不出你是想给我出主意。”

  

  “我也没想给你出主意。”哦漏一脸正经地伸出手,掰着指头一个个算着。“想要求婚,首先你要买戒指。植物爱好者的话通常喜欢亲自打理植物且讨厌庸俗,因为植物中蕴含着的美感在潜移默化她们。繁杂的戒指是不讨人喜欢的。所以戒指最好回归本质,环状就好,白金或者银,绝对不能是金制。况且前几天的新闻不是还说女孩子带着金首饰被拐骗么?这会让她以为你不在意她的安全而导致你被拒绝。单纯一个环还不行,你可以打听一下她喜欢什么花卉,请师傅刻在戒指的内侧或外侧——不是刻名字,是刻样子。我倒是觉得你会把自己的名字刻在里面呢。女孩子不都喜欢钻石嘛,嵌进去。如果你选择在外侧刻花,还可以做成花蕊。注意间隙,太密了很难看。其次,你刚刚不是还在担心那人喜欢你店里的东西吗?根据你那套理论,我觉得要让她产生出一种‘不是在依附你’的思想。换个角度来说,你的表现不能让她觉得‘你希望我依附你’。所以,你可以试着稍微调整求婚的措辞,例如,不要说‘嫁给我’,而是说‘我们结婚吧’。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剩下的你自己去想,又不是我要求婚。”他将手掌合起,朝KB露出一个笑容:“加油。祝你好运。”

  

  KB沉默了一会儿。将手撑在膝盖上,支着下巴仔细思索了一会儿。接着他皱了皱眉,开口:“我做的东西和你分析的差不多。不过你好像想错了什么?我不喜欢女的。”

  

  “……啊?”哦漏愣了一下,“于是?……”

  

  “一开始是有人建议我做一套的,包括耳环、项链、戒指和手镯。我是觉得手镯这种东西没什么用,而且你有耳钉了。”KB抬起手,指指哦漏的右耳:“项链感觉有点怪,所以只要求做了不加装饰的链子,如果不方便戴在手上的话可以当成穿了个环的链子戴着,反正都是戴。”他从口袋里掏出个包了黑色天鹅绒的小盒子放到对方手上,又从架子上取下满是玫瑰的捧花,塞到哦漏怀里。

  

  “上次就很想这么干了。”

  

  “我们……结婚吧。”

  

  ——

  

  【5】

  

  确定关系的两个人现在正走在郊野的小路上。

  

  “去哪儿?”KB抬起手摸摸绑着眼睛的布条,笑着撇过头询问哦漏。

  

  “别好奇。接下来我可是要带你上天的。”哦漏轻咳一声,攥着KB手腕的手圈的紧了些:“小心,前面。是石子路。”

  

  “好。”KB点点头,就这么任哦漏牵着他往前走。

  

  “其实你可以稍微扯开一点,悄悄看一下这个惊喜。”哦漏勾起一个笑容,牵着对方走过那一片嶙峋的石子路。“虽然想带你到前面去,但这里看效果似乎很好。”

  

  KB将布条往上拉了些,接着轻笑出声。

  

  “我倒是明白你为什么会收到那么多的玫瑰订单了。”他偷偷瞄了一眼哦漏:“放心,我不会吧它们的花瓣揪下来的。”

  

  “刚好,我担心了好几天。”哦漏干脆地将布条扯下来,指间划过勒出的红痕,他背对着无边无际的绯色田野,轻轻吻上对方的脸颊。

  

  “我爱你。”

  

  “这么巧,我也是呢。”

  

  ——

  

  【番外】

  

  【( ;∀;) 大家点我!

 


评论 ( 2 )
热度 ( 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