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K漏】今天KB在上学的路上买了一条午夜风暴薄荷糖

 @习羽 还债、有一百字删减,已私发

OOC预警



  “来漏漏,张嘴。”


  “……啊?”


  望风的路人从上操场蹦蹦跳跳地跑下来,在即将到达下操场时脚下一滑,径直扑进局长怀里,还不忘对乱蚁一般四散的同学们招招手,嬉笑着说“您的好友体育老师已上线”,最后被无奈的局长按到队伍最前列。刚从楼上下来的哦漏几个大跨步站到路人后面,随后就被KB扯住了校服一角。他疑惑地撇过头,仍是顺从地张开了嘴。KB变戏法般地将一只手背在身后,对哦漏摊开了空无一物的另一只手,随即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捂住对方的眼睛,将什么东西塞进他嘴里,三两步站回自己的位置,哼着小曲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干的样子。


  哦漏茫然地回头看了看KB,余光瞥见体育老师从楼梯上走下来,马上收回目光,站得笔直,顺带含住了嘴里的东西。


  哦,糖啊。哦漏会意地眨眨眼,按老师的要求前平伸。作为重点中学,他们学校比其他中学多一节课,也因此更晚回家。夏天还行,冬天大家都是靠摸墙出校门的。某天最后一节是数学老师的课,下课铃响起时老师瞥了一眼窗外,一时口误说了句“时间已经很黑了,同学们快回家吧”,现在这句话还在班里广为流传,也成为了催老师下课的金句。课程拉得和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同学们也难逃饿成微笑doge的命运,于是进校前途经三家超市、零花钱还不算少的KB就成了大家的主要目标,最后一节课上课前总是会有一群人围着他求投喂然后大喊爸爸么么哒,以至于最后班主任不得不划了大部分班费给他,口袋有糖是非常正常的事。体育老师正和队头嘀咕着什么,不时瞥一眼后排窃窃私语的女生。接下来估计又是热身跑了……吃着糖跑圈似乎不太好。哦漏这么想着,牙关一用力,将糖块咬成两半。


  “……”


  “哦漏同学……你还好吗?脸怎么都是扭的。”老师诧异地问道。


  “老师,我很好,非常好。”哦漏冷静地走出队伍,绕过两个纵队,从三个男生面前走过,最终站到KB面前,微笑着踩上他的脚,在对方夸张地半蹲下时一脚踹向他的小腿,随即俯下身去,装出一副关心同学的样子,在老师看不见的地方朝KB比了个中指,沉眸思索了一会儿后抬起另一只手在对方大腿上用力掐了一下,这才直起身,满意地拍拍双手,从几个女生中间穿过,站回自己的位置,怀不忘朝老师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老师,对不起。上次和KB组队刷副本来着,结果他一个激动踹了主机直接掉线了,我发誓要给他做一下腿部按摩,刚刚才想起来,择时不如撞时,我就直接过去了。”


  “好样的,男子汉就是要说做就做。”老师从斯雷嘟和路人之间穿过,拍拍哦漏的肩膀。斯雷嘟和路人对视一眼,朝前走了点,一人一边给体育老师比了两只耳朵,惹得后排一阵哄笑。体育老师眯起眼扫视一眼,大家迅速闭上嘴止住笑,双拳攥得死紧,少数忍耐力不太好的同学肩膀还在抖。老师满意地点点头,重新走到队伍外面:“男孩子就是要打打网游嘛,笑什么笑。偶尔也要学一下哦漏同学和KB同学,懂得劳逸结合是什么,你们班才能坐稳年级第一的宝座。好了,老规矩。全体向右转,五圈热身,今天不用排队。吃饱了的就跑快点,要是谁走路被我发现,操场二十圈。”


  同学们“哇”了一声,乖乖转向右边。KB盯着哦漏鼓起的腮帮轻咳了一声,笑意怎么也掩盖不住。


  虽说跑步时不用排队,但去上操场还是要排队的。KB和哦漏中间间隔了十几个人,等他到达上操场时,哦漏早混进同样在操场上跑圈的人群里了。他无奈地摇摇头,认命地绕着操场开始搜寻,终于在两圈半时发现了慢跑着的哦漏。


  哦漏也发现了他,干脆地停止了慢跑,慢慢地走在人群中。KB也停了下来,为了防止被跑步人群撞到他将哦漏往外拉了拉。两人最终坐在老师看不到的操场一角的公共椅上,拉着路人跑过的局长见状比了一个中指。


  KB微笑着竖起一个手掌。


  哦漏轻咳一声,拽了拽KB的衣角。


  “张嘴。”


  “嗯?”KB回过头,笑着半张嘴,看着哦漏拉开校服拉链,利落地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的短袖,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接着抖了抖外套,盖到两个人头上,整个人压过去,印上KB的唇。


  “以牙还牙。”他听到哦漏模糊不清的呢喃,有些想笑,还是伸手扣住对方的后脑朝自己这边压。顷刻主动权异位,KB松开有些惊慌的哦漏,凑过身恶意地朝对方的耳郭吹了口气,压低声音。


  “这才是真正的以牙还牙。”


  ———END———


评论 ( 8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