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百日K漏 】 Day.8-密语

刚刚被母上抓到在玩手机,died 。

HP paro,蛇鹰,注意避雷。

Orow—哦漏。KB的叫法是口音问题。

OOC 预警,为防眼瞎,请快出去。



  “来猜迷吗?”Orow拉开一条凳子,顾及到所在地是图书馆刻意压低了声音,尾音上挑,咬字清晰,颇有挑衅的意味。离他们最近的学生好奇地抬起头,目光在两个人身上稍停顿了一会儿后他勾起一个笑容,收拾好东西,扫视四周,坐到一个不打扰两人又能看遍好戏的位置上。

  两人之间的各种过招早为学院耳熟能详的故事了。聪明的拉文克劳涵盖所有知识进行出谜,优秀的斯莱特林则从实战方面进行比试,输赢参半,互为克星。所以每当两人凑到一起时,周围的人总会让开些,不仅为了给他们空出场地发挥,也是为了防止自身受到波及。毕竟两人的水平在学院里虽说不是数一数二,但也是排得上名次的人,被误伤可不是件好玩的事。一些好奇心强的同学——当然,大多是格兰芬多的学生,他们会三三两两迅速围过来,寻找看好戏的最佳位置,因为有趣——平常可没多少机会看这两个优等生吃瘪的样子。

  Orow倒没在意同学们的骚动,安然地坐在了KB对面。他能感觉到有几道目光正灼灼地盯着他,极其令人不适。借着轻咳微微侧过头,余光瞥到了发色极其显眼的好友朝自己这边露出一个无辜的微笑,继而撇开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丝毫没注意他后方正小心翼翼跟着他的橙发一起移动的一双手。骨节分明的手指上下翻飞,看来是准备将略长的橙发扎成麻花辫儿。他强忍着笑意收回目光,又装模作样地咳了几下,使劲将勾起的嘴角向下压,达成目地后才若无其事地转回身,正对上KB玩味的笑容。

  “下午好,Olow。你的朋友十分可爱。”对面的斯莱特林级长勾起一个微笑,放下手中的羽毛笔,将唇角上挑的“克星”同学打量个遍,“正好我也有事要去找你。那么,这次是什么样的谜题呢?你甚至连羊皮纸都没有带来。”他压低声音,语气自信而傲慢:“如果还魔法史和魔药方面,那我可不会再输了。”

  “唔?输赢可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要知道,以往的题目里,没有多少你能答出来的。”对方怪异的腔调让人感觉不太舒服,还是平常的语气正常点。Orow这么想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放松地靠在椅背上,目光落在KB愈加挺直的脊背上,笑意又深了几分。“况且这次,我也没有想要围绕魔法史和魔药出题。一位斯莱特林敢信誓旦旦地和我说'不会再输在这上边',肯定把书翻烂了。”他心情颇好地拿出一张空白的羊皮纸,朝对方眨眨眼,“能借用一下笔和墨水吗?感激不尽。”

  KB挑了挑眉,虽然他极其期待在自己说不能后对方会是什么表情,但他还是将笔推了过去。或许是对方的笑容太有感染力,使他踌躇间产生的烦躁都消失了。“请便。”他这么说,嘴角的弧度丝毫未变,是标准的微笑,有些疏远。

  Orow接过笔,在墨水里沾了一下,也没说话,埋头写了起来。洁白的羽尖小幅度晃动着,他写得很快。另一边的KB单手托腮,一幅极其期待的模样。一会儿后,Orow将面前的羊皮纸转了个方向,径直推到对方面前,羽毛笔随后也被搁置在了一边。

  “文字游戏。”他慢斯条理地说道,拨弄着羽毛笔的尾尖,“这些字母能组成两个单词、一个句子,后面的数字是需要的个数。两个单词都是形容词,句子不是特别的长,是我想告诉你的一句话。可以使用魔法。当然,别想着摄魂取念。”

  听到规则与介绍的KB小小惊讶了一瞬,无奈地摇摇头,对面前的羊皮纸念动着晦涩的咒语,几串按顺序拍好字母的立即剥离了纸张,在一旁旋转着,挨个排列。“…你竟然会允许使用魔法。”他皱了皱眉头,伸手理开对方略显凌乱的碎发,冰凉的纸尖贴上额际。不需要去医疗翼啊。”他自言自语着,问道:“有时间限制?”

  “嗯,答对。”Orow点点头,将对方的手拉开,笑容有些得意。“我现在十分清醒。时间限定是10分钟,请努力掌握。另外,你对魔法输出的控制做的很棒。”

  “…10分钟!?……看来你对我的期待挺高。”KB抽回手,转过头仔细端详这些字母,笑意在嘴角漾开。“那我就推理一下好了。”

  Orow没有说话,他似乎将注意力放到了如何使指尖叩击桌面更响这个问题上。搭在桌上支着下巴的右手动了动,随即他调整成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

  “首先,你是不会花这么大的工夫来表达你讨厌我的。所以,这两个单词和那句句子里,不会有hate。其次——”他顿了一会儿,看着对面似乎是要开始研究长桌纹路的Orow,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你紧张什么?再盯桌子就要穿了。”

  Orow叩击桌子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他低着头,略长的刘海挡住了眼睛,语调轻快:“我看起来是个在紧张的人?” 

  “不像吗?”KB反问道,抬手覆住了对方敲击桌面的那只手,微微下压。“Olow同学,知道吗?你在紧张时拇指会缩进四指与手心之间,食指指尖有规律叩击,当然,这种情况不包含你两手都握着东西的时候。除此之外,你还会低头、会皱眉、会盯着一个地方出神——那么我猜,应该有一个是worried。”

     覆住的手动了动,KB顿了一下,叧一只手撑着桌面,他凑身过去,伏在Orow耳边低语,自胸腔发出的笑声如窑藏的葡萄酒般诱人:“还有一个是frightened?下次不要这么明显地写出字母,刚巧我也在想那句话呢。”

      Orow的耳根红了起来。“…只是看你输那么么多次降低难度而已。”

      KB轻哼了一声,撇过头轻吻对方脸颊,又迅速坐回去,笑容灿烂,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那串飘浮的字母停住了,其中几个蹦哒着在哦漏面前排好,又猛地炸开,各色荧光四溅。他将纸转了个方向,着Orow,推到对方跟前。

     I love you.

     “5分21秒,诚意足吗?”

     “you are mine。”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