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K漏】高枕无忧

日久生情的后续日常。

ooc,ooc,ooc,请不要捅给真人,请不要捅给真人,请不要捅给真人。

你确定要看?



  平安无事,不用担忧。


  ————题记.【高枕无忧】


  随着日历纸被哦漏一张张撕下揉成团准确无误地扔进垃圾桶,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两人也开始忙碌起来,每天吃过早饭后便裹着条毯子并排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一个钻着些空隙靠在对方肩上小憩,另一个在白纸上涂涂改改反复敲定最后要购买的年货。到了中午两人才会干点其他的事,用石头剪刀布分配一下谁做午饭谁打扫卫生,或者一起偷个懒看个较老的恐怖片,一个吐槽恐怖特效太便宜,另一个将害怕地发抖的对方搂紧怀里,内心暗暗感叹要是生活如此美好。


  就这么持续几天后,连续几天石头剪刀布都惨败于对方的哦漏沉默地看着自己摊开的手掌与对方骨节分明的食指与中指扯了扯KB的衣角,眼里闪着期待的光,笑容都带着些撒娇的意味:“中午就不照常了,我们去商场吧?”


  其实只是不想做卫生吧……我怎么记得我每天都有做呢。KB在心里默默吐槽着,从旁边扯了个抱枕塞到自己怀里,勾起一个宠溺的笑容,温吞吞地回答着:“……好啊。”


  “回来继续做卫生。”


  这三天连续七十一次输给KB的哦漏不满地鼓起了脸颊。


  “……帮你做一半。”KB慢悠悠地接了下句,从毯子里钻出来,又转身将它往上拉了拉,确保它能包住哦漏:“之前我不是列了清单么……你再看看还缺什么,我们一次性买齐。中午想吃什么?”


  “竹筒饭!”哦漏朝里边缩了缩,倚着靠枕,任KB将毯子裹到他身上,挑衅地抬起下巴:“你做的了吗?”


  “等我砍了竹子回来都晚上了,你确定?”KB无奈地摊开手耸耸肩,大有现砍竹子的架势。


  “哪有那么麻烦。”哦漏从口袋掏出把圆珠笔,在白纸上歪歪扭扭地奋笔疾书:“竹筒我之前买了,你去橱柜翻翻。糯米都帮你浸下去了,差不多了就开始做吧。”


  “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准备倒是够全,非逼我上杆?”KB故作惊讶地走向厨房,从门后取下围裙:“看来我非做不可啊。粳米还要浸一会儿……饿了的话啃苹果吧。”


  “好好好。”窝在沙发上的哦漏忙不迭地点头,继续在纸上涂涂画画。


  为了逃大扫除总得做些像的嘛。


  吃过午饭后,两人顺着狭小的楼道一前一后下了楼。雪刚停,湿润冰凉的空气随着呼吸涌向四肢百骸。哦漏动作迅速地把拿在手里的围巾在KB脖子上绕了几圈,拉开他大衣的拉链将末端塞进衣服里,KB伸长手将哦漏被围巾缠住的风衣帽子扯出来,将哦漏遮得严严实实,极其自然地挽起对方的右手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两人就这么一路无言,踏着将化的积雪步步前行,固执地使得脚步整齐划一。


  今天天气真好呐。


  临近新年,就算是寒冷的天气也不能阻挡人们购物的热情,也幸亏两人挽着手,否则铁定被人群冲走。KB单手推着购物者陪哦漏在零食架子面前站了一会儿,而后坚定地把人往外边拽:“再吃这个你以后只能在病床上看着我了。”


  哦漏瞥了他一眼把购物车往架子边上扯:“那也是能天天看见你的啊!这么冷来一趟商场多不容易就买一点吃的嘛平常敲键盘可无聊了!”


  “不闹,我们去买点肉回家包包子。肉包如何?”KB压低声音哄着,继续把人往外边拉。


  “成交。”哦漏果断地松了手。


  两人推着购物车在肉类区逛了一圈后站在较为空旷的一条过道清点着购买的物品。哦漏捏捏脖子,忽然想到什么:“对了我想买个枕头……”


  “嗯?”不远处就是做着活动的果蔬区,导购员正用扩音器说着西红柿半价之类的,KB愣了一会儿才琢磨出哦漏说了什么:“买枕头吗?”


  “是啊……睡得脖子疼,买个高一点的好了。”


  每晚都在哦漏熟睡后偷偷索取福利的KB决定不说话。他沉思了一会儿,皱皱眉:“漏……我记得枕头买高了脖子会更疼,还会落枕。”


  哦漏有些惊讶,悄悄拿过一旁架子上纯英文的《小王子》,若无其事地放进购物车里:“我怎么记得高枕无忧……那买个低的好了。”


  高枕无忧还比喻思想麻痹、丧失警惕。哦漏任由KB拉着他走向家居用品区,心里想。


  KB的职业注定他一年内只有极少的时间划给自己,这一点哦漏知道。KB每天晚上会干什么,他也知道。长时间一个人在家使他的睡眠很浅,大概是不安心吧。偶尔赶稿到很晚,他才能拥抱一个完全放松的睡眠。


  当初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呢,这感觉有点像飞蛾扑火。他看着KB蓬松的栗发出神,顺着脖颈朝下看,盯着他牵住自己的手笑得眉眼弯弯。


  大概,是因为自己喜欢他,然后他正巧也喜欢我,两人达成共识,安详而美好地一起共度余生吧。


评论 ( 3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