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K漏】无题。(1)

顺手宣群,218671881

音乐区真人RPS,cp为KBShinya/哦漏QAQ,一点点的局路。形象取自二次元,世界观自由心证,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你确定要看?


    子弹堪堪擦过扬起的外套下摆时KB已经能保持面不改色了,就算那将他持续工作所随之而来的疲惫与困倦扫得一干二净。他移动到桌子右侧,镇静地端起了电脑前的水杯。后退几步以墙为掩体,他摸摸加长的酒红色呢子西服,确定完好无损后才放心的吁一口气。目光转向呈现出龟裂状的落地窗,无奈地笑笑,庆幸着还好没碎裂,不然途经大门口的人又要去打外交部高空抛物的小报告了。

  

  怎么又打衣服……衣冠不整,这不是要了外交官的命么。

  

  早在几周前,那位不知名人士就开始了看似刺杀实为娱乐的射击。第一次倒只是单纯地击碎了玻璃,吓得即将瞌睡的年轻外交官一个激灵,手里握着的笔差点被甩出去,茶杯也被他碰倒了,袖口湿了一片。警卫听着玻璃破碎裂的声音过来敲门时他才反应过来,又不能把人拒之门外,只好从传真机口抽了几张白纸匆匆忙忙垫上去再将杯子扶好,以免被人察觉到自己正在偷懒还用手压着顷刻间被水浸润的白纸,在上面胡乱画了几笔,装出一副“被吓到后一个手滑毁了一份报告”的样子皱紧眉头,被刚才自己的狼狈乐到手都在抖。好在警卫只是来看看发生了什么,在现场发现一枚弹壳且拍照后一脸凝重地询问KB是否需要人员跟随保护,被他一口否决。开玩笑,市中心这一片除了政府用楼就是国家用楼,附近尽是些低矮的建筑,外交部又设于十二楼,要是那个人掌握了将子弹射到这儿的技巧,要我命不是随时的事么,警卫又有什么用?而且要是有人跟随,本外交官如何不丢脸地处理掉快湿透的袖子,说自己打瞌睡惊醒时弄到自己手上么?他皮笑肉不笑地拒绝了警卫科的提议,不久后他就接到了警察头头的私人电话。


  “哟快播,听说你被人袭击了啊,缺胳膊少腿了吗?”对面倒是没有警局平时的喧闹,看来现在是在私人住宅。KB也索性放下了笔,开始以“压住文件不让它们乱飞”为消遣时间的对象,用以平复对面一开口就想扯下那嫩粉色长发的心情。


  “倒也没什么……不过我觉得明天我会感冒,9楼的风儿真喧嚣……你怎么知道的?”


  电话那头爆出接连不断的笑声,KB愣了一下,不确定地问了一声:“……路人?”


  “艹你爸爸怎么听出来的耳朵这么尖。”那边响起了布料的摩擦声,紧接着路人的声音顺着电波传了过来,显然是抢电话之战的胜者。KB用嫌弃的眼神瞟了手机一眼,希望能将嫌弃之情传达过去:“你笑成那样认不出来要我何用。”他顿了顿,继续道:“我办公室的防弹玻璃碎了,坐等你拨款中……文件乱飞的感觉不是特别好,我怕现在会有间谍在下面接我的文件。”没等那边回复,他就挂了电话,将一张顺着气流即将从窗口飞出去的白纸扯回来,眼神一片冰冷。

  

  刺客?杀手?祸端。一夜未眠。

  

  接下来几周,外交部面临着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开始几天,KB办公室的落地窗几乎是一天换一次,这让他开始怀疑自己的道德品格到底是有多差才会有人以这种巧妙奇特的方法把他日常的工作从分析报告硬生生拐成按住报告。那人倒也奇怪,仿佛是一时兴起便要执行的孩子,或许早上什么时候打掉左半边的玻璃,在下午左半边的玻璃重装完毕时又将右半边玻璃全部打碎。那段时间也是警卫科的噩梦,时不时就要跑一趟九楼,再领着外交部的人去一趟对面五楼申请资金,要不是有弹壳存留,他们都要怀疑外交部是故意打破玻璃来骗取资金的。

  

  KB也被磨得习惯起来,从一开始“危险人物”的意判次第降级为“今天又闲着无聊的孩子”,逐渐养成了“万事不手抖,好好按文件”的宗旨。有时也会在深夜时突然从文件堆中抬起头,惊叹今天的玻璃存活挺久啊,主业突然从按文件转回来来还有点不习惯呢,话音刚落,玻璃全碎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况倒是越来越少了,也有那么些玻璃可以在外交官办公室里待上三天。与此同时,那人渐渐有了目标。从射下盆栽上的一段枝叶到利用反弹打碎桌上的水杯再到瞄准KB的外套,玩乐的意味倒是渐浓。KB也纵容他,于是外交部申请资金的频率又高了些。

  

  而现在,KB想见见这位拿他娱乐的“朋友”了。

  

  从抽屉里抽出一串钥匙塞进口袋,又往杯子里倒了些热水,他踏上了走廊。

  

  角度来说的话……应该是那栋楼吧。KB轻啜一口热水,笑意渐浓。

  

  年轻的外交官自上任以来已经很少四处走动了,活泼爱玩的心思被磨去,多数时间都待在办公室处理事务,或是周游与各国之间。这导致行政楼门口的守卫看见KB手里端着杯子慢悠悠走过来有些诧异,随即鞠了个躬。

  

  上一次来是什么时候?……三年前吧。较老的那位回忆着,眼神软了下来——都是在为国家转变呢。

  

  KB点了点头算是回礼,又忍不住站定,询问几位警卫:“最近有看到什么可疑人物吗?”

  

  几人思索了一下,都摇摇头。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KB眨眨眼睛,朝有电梯的方向走去。

  

  看来这位“朋友”有点手段啊。他靠在电梯一角低敛眸光思索着,还不忘向走进来的路人的打个招呼,顺带按下了顶楼的按钮。

  

  橙发的财政部部长抱着文件夹挑了挑眉,语气夸张得过分:“哇,外交部大驾光临?玻璃又被砸了?”

  

  “还真的是。”KB认真地点点头,将端着的杯子抬起来些:“我这不是气愤不已地过来看看是哪个混小子连续射击了三周外交部的玻璃。顺带一提,账单我已经让人去统计了,等会儿估计会送到你办公室。”

  

  路人瞥了一眼关闭的电梯门,脸上写满了绝望般的怨念。半晌,他才慢悠悠地接话:“你是说我们楼有内鬼……?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好了,一定要把这三周给你们报销的账单糊到他脸上,顺带要份精神损失费。”

  

  “需要精神损失费的是我,深夜里玻璃突然破碎与随之而来的寒风真的非常考验心脏与个人保暖。”KB无奈地耸耸肩,摊开右手:“我去就好,你把文件交了。”

  

  路人瞄了一眼他手里端着的杯子,走出电梯。“你决定把这水泼他身上?带个杯子过来干嘛。”

  

  “万一他打我我得有东西挡啊。”单纯为了有水喝而将杯子带过来的KB轻描淡写地回答友人的问题,将电梯门关闭。

  

  行政楼天台的唯一出口是一条楼梯。因为其露天的情况所以被否决了电梯的建设,毕竟因为一块小地方导致全楼电力障碍是非常不值的事情。之后这块地方成为行政楼员工休惬放松的地方,夏日吹吹站这儿吹吹风看看城市光景,也挺幸福。冬日鲜少有人上来,一是因为接近新旧年交替公务也成堆地增加,二是这风是在冷,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能把人吹冻住。比起旁边几栋楼所需要的射击角度,直面KB办公室落地窗的行政楼天台显然是较好的射击场所。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是楼里哪个官员有意取他性命,但外交官被刺杀这种消息对那边的人没有什么好处,并且这些公务员们一般也不会用枪,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有人蹲守在天台。根据手机到的子弹可以证明这位“朋友”使用的是v-94大口径狙击枪,这种用于战场的武器来源也值得考究。就算这能折叠,警卫都不是瞎子,可疑人员他们绝对会拦下来进行检查。折叠后一米长的东西要藏起来绝对不会毫无破绽,所以——

  

  KB踏上楼梯最后一级,将钥匙插入锁孔,推开那铁门,超前走了几步。

  

  有什么坚硬的东西抵上他的后背,翠绿色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光。

  

  果然,还在这儿啊。

  

  “我要是喝口水你的枪应该不会走火吧?”KB微笑着询问,将茶杯举起,向身后人示意。

  

  “原来外交官先生喜欢拿着个杯子到处跑?如果您能保证没有做任何手脚的话那么请吧。”清亮的男声,上挑的尾音带着些笑意,抵着他的东西倒是没移动半分,KB猜测那可能是把手枪。“在您想问什么之前,请先回答我为什么会觉得我还在这。”

  

  “……被你这么一叫我觉得自己老了。”KB低声说道,抬起手指了指正对面的天台:“我办公室里还有三块玻璃没碎呢,你怎么舍得走?”

  

  “……也对。”后边沉默了,应该是有些惊讶。一会儿后,抵着KB后背的东西离开了。KB转过身,看起来和他年龄差不多的黑发青年正将手枪随意地插进黑色风衣口袋,拍拍衣服后直接席地而坐,抬头直视他,晶蓝色的眸子在昏暗的灯光下发亮:“——那么,问吧。”

  

  “好。”KB蹲下来,将茶杯放到一边,“怎么称呼?”

  

  “Q或者哦漏。”

  

  “你会用狙击枪?”KB瞄了一眼他身后被折叠着的狙击枪,试探着问道。

  

  “是的。一般的枪械我都会用。”哦漏拍拍口袋里插着的手枪,看起来平和内敛的脸上写满了自信。

  

  KB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确定了哦漏没在说谎。“明白了。我觉得比起打碎我的窗户,你更适合部队……有考虑过将枪法用在其他地方吗?”他端着茶杯起身,揉揉有些酸麻的腿,朝哦漏伸出了手:“这风太大了……你选择去财政部喝茶呢还是来外交部吃小甜饼?”

  

  哦漏在心里权衡了一下没出息地选择了外交部。他将手抬起来,任由KB将他拉起,紧张地抿着双唇。


———TBC———



评论 ( 8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