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K漏】日久生情

心照不宣的后续日常

ooc,ooc,ooc,请不要捅给真人,请不要捅给真人,请不要捅给真人。



相处的日子长了,就会产生感情。

  ————题记.【日久生情】

  难得的好天气。眯着眼的哦漏感叹着。棕色的木质地板上盛着暖融融的阳光,因距离有些远而看不清落地窗外的天——大概很蓝吧。他掀开被子的一角,决定起床洗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成米白色的加绒家居服,袖口绣着的小萌熊正与他大眼瞪小眼。大概是哪个好心的田螺姑娘干的吧,他瞥一眼睡得死沉的KB,笑意漾上了勾起的嘴角。总是还是先起床?他尝试着朝床边移了移,忽然僵住了。

  刚刚在他眼里睡得死沉的田螺姑娘翻过身搂住了他的腰,语气有些迷糊:“嗯……?”

  哦漏近乎绝望地抬起手捂住已经开始发红的耳根,这种低音使他回想起一些并不太有利于他的事情。平复了一会儿心情后,他开口:“手放开,我要起床了。”

  回答他的只有轻浅的呼吸,过了许久,才有声音传来:“嗨你麻痹快去睡。”

  哦漏嗤笑出声,他拍拍KB,语气都愉悦地上扬着:“世界那么美好,快放我出去感受一下。睡什么睡,起来嗨,太阳都出来了,要勇于抵抗瞌睡虫。”

  KB突然撑起身子面色不善地瞄了他一眼,哦漏一惊,还没有意识到大魔王的禁锢已经解除,而自己可以趁现在逃脱。当他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KB大魔王发动了攻击——脖颈被啃咬舔舐着,哦漏吃痛地惊呼出声,随后被躺回去KB睨了一眼:“安静。”

  哦漏点点头,身体忍不住颤抖着,随后捂住嘴不让自己笑得太大声,同时摸摸刚刚被攻击的部位,将衣领提起来些,忽然想起了什么,偷偷瞟一眼KB。曾经有一次签售会,主办方的人员怕他心生烦躁,就坐在他旁边聊些天南地北的事物。“嗯……面对半醒不醒的人提问可以最真实的答案……”哦漏小声重复着,决定试一试。“KB?”

  KB动了动手指表示听见了。

  “工资卡密码是什么?”哦漏有些玩味地开始了提问,他很快就得到了答复。

  “你生日。”KB仍闭着眼,呼吸平稳,声音低沉。

  “真巧,我的密码也是你生日。昨天中午饭都没吃完跑出去做了什么?”

  “急诊来的病人,椎动脉粥样硬化所致血管内膜溃疡斑块脱落导致栓塞性脑梗死。我离医院近一点,赶过去能争取部分时间。”

  哦漏突然觉得这样单纯地盖棉被聊天非常好玩。他侧过身,背对着KB,小心翼翼地提问着:“嗯……第一次发现喜欢我是什么时候?”

  KB沉默了,有暖和的手掌伸到哦漏面前,随后掐住了他的脸:“你要是敢再问一遍说不定我会回答你。”他坐起来,理理凌乱的头发,打了个哈欠:“饿吗。”

  “……我还真以为你能凭潜意识和我聊天。”哦漏也坐起来,揉了揉脸,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想验证你的密码是否属实了……第一次发现喜欢我是什么时候?”

  “你还真重复一遍啊。”KB撇过头看向哦漏,咧开了嘴:“很久很久之前你站在宿舍门口对我笑的时候。”他穿上脱鞋,拧开卧室的门把时回头嘱咐他几句:“烟火我帮你录了,相机和电脑都放在床头。给你熬粥?”

  “好啊。”有人做早饭还担心什么。哦漏用被子遮住脸,耳根忍不住发红。

  这个问题,他很早就问过。

  那还是同居的第一天。哦漏站在客厅的吊灯下转身问KB以后每天回家都会看见他觉得厌烦吗,眸子亮晶晶的,像个得到糖果的孩子。KB摇摇头否认了他的说法,用一个吻告诉哦漏回家看不到他会觉得不安。当时哦漏也问了这个问题,KB的回答和现在仅仅是拉长的那条时间的带子。

  “很久以前你站在宿舍门口对我笑的时候。”连表情似乎都不差分毫。

  哦漏也不知道他说的很久之前是多久之前了,因为在他记忆中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大学四年间两人有着不成俗的习惯,只要对方在寝室里,就算钥匙就拿在手上,也要让对方开门。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昨天一样,但两人已经一起经历过许多,大学四年结束后KB选择读研,而哦漏开始涉及文学领域,期间也一度失去联系,还好命运又让两个人相遇,共同抵抗一切走到一起。

  人生还很长。哦漏小声地对自己说,忍不住眯眼笑了起来。

————END————

说不定还有后续,明天再说吧,作业还没动x
啊我发现个虫!还可以再加十四个字然而还是没一千五哭唧唧

评论 ( 8 )
热度 ( 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