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K漏】杀手

 

   【1】

 

 哦漏坐在小居民楼的天台边上,随意地晃着腿,嘴里哼起不知名的调。狙击枪上的光学望远镜被他拆了下来,手持软布仔细擦拭着镜面,清晰得能映出人影来,像是在对待什么价值连城的绝世珍宝。他将望远镜装回去,扶着栏网扭过身,静静地打量相隔四栋建筑、几乎看不清样子的豪华别墅,再想想因他的领聘而感激涕零的男人,嗤笑出声。

 

 追根到底也是对夫妻,有什么事需要做的这么绝呢。他感叹着,从包里掏出一盒弹药,小心翼翼地摩拂着。

 

 新接的委托。酬金还算丰厚,委托之人本不是派他来暗杀的人,定金却是一箱子枪械军火,挥挥手说随你们支配,只要你们接下我这个委托。言外之意既为打成筛子就行,不用往死里打,当然,打死了最好。

 

 当时他带着笑回绝了,说杀手本就是需要隐蔽的职业,要是打成蜂窝,那不就太招蜜蜂了么?

 

 那人一愣,倒是笑出了声,谈起了这次的目标人物。

 

 走私道上有名的两位大佬,不是什么无名小辈,也不是什么国家公政人员,最能激发杀手的行动力。一对常年关系不和的夫妻,男的擅用自己那些小聪明走些捷径,女的喜欢用钱财撑起前路与自己虚荣的心,明明互相看不惯,却死活不离婚。近几年海关查得紧,两边都有些颓丧,互相雇佣杀手刺杀对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委托人直抒胸臆,坦言希望两个人各自去领聘成为两方的杀手。

 

 大单。第一反应灵敏而迅速地让他意识到这件事。并非因为目标人物特殊的身份,而是因为道上皆知K和Q两位杀手向来是以一种组合的方式合作着接受委托进行刺杀。在委托人问出“这样的委托合不合Q的口味”时,哦漏玩味地眨了眨眼,接下了委托,并以灌辣椒水威胁KB,使他对这个决定毫无异议。

 

 一切委托由Q接受处理也是道上人尽皆知的呢。

 

 这特殊的委托就在KB输了石头剪刀布不甘的呼声中开始。作为赢家,哦漏去了男人那儿领了聘,KB则去与那妇人周旋。汇合后KB止不住地抱怨,那妇人老是想摘下他的面具,估计是想钱想疯了,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抢东西。坐在他对面的哦漏摸了摸手边触感冰凉的银质面具,将热奶茶推过去。

 

 于是就到了现在。

 

 电子腕表响起嘀嘀的提示音,高处的风难得地小了下来。根据从KB和男人那儿所了解到的目标人物的行程,还有十分钟供他做好充足的准备。

 

 将狙击枪搭在冰冷的水泥面上,为了配合高度半跪着调整角度,将偏差降至最小。一直挂在他脖子上的白色耳机传来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哦漏敛了敛眸光,低下头咬处手套口,往上拉了拉。透过望远镜仔细观察着被保镖簇拥着的衣着华贵的妇人,他勾起嘴角,银质的面具在光下发散着冷光。

 

 这样是没有办法挡住我的哦。那么…让你死在哪儿比较好呢。

 

 黑洞洞的枪口透过森绿色的栏网,直指前方。

 

 势在必得。

 

5.45mm口径的子弹划破空气射向了妇人的喉管,装了消音器的狙击枪没有发出什么引人注意的声响。哦漏本着早点解决早点回家的心思,还没待人家走几步便趁着保镖与妇人的一个位置交错便先发制人开了枪,子弹险险地在保镖的脖子前擦了过去,好说歹说还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击向妇人的脖颈。鲜红的血液顺着颈动脉被子弹射穿的小孔流了出来,很快就染红了妇人身上那件价值不菲的白色皮草大衣。惊讶与疼痛之余她倒是还记得捂住伤口往房间里退去,边跑边指挥身边的保镖朝子弹袭来的方向射击。

 

 啊啊不愧是走私界的大佬,这种时候还能临危不乱。还好我用狙机枪所以选了远点的地方,不然还不得被他们射成马蜂窝。哦漏默默吐槽着,神色有些凝重,往房间里跑这种动作绝对不会是在表示她想在那儿结束自己的生命,房间里有急救的工具或者医生也说不定。他再次举起枪,瞄准了妇人的心脏,扣下扳机。

 

 几个保镖连着射击了一段时间后才发觉不对劲,也不知刺杀者在那儿,这么贸然开枪很快就会把警察引来。而且谨慎如老大, 怎么可能会在退回房间后不关上门?离门最近的那位在射击之余朝门的方向瞥了一眼,惊呼出声。自家老大正倚着墙角坐在血泊中,早已停止了呼吸。

 

 怎么回事?他朝离窗口最近的好友打了个手势,对方立即心领神会,从小包中掏出高倍望远镜,想一探究竟。

 

 透过望远镜,那人看到了准备把枪收拾回去的Q。道上有名的用枪好手挑了挑眉,扬起一个笑容,对他举起了枪。

 

——TBC

评论 ( 23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