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伽小】三步之遥

  一、阳光


  【离阳光只有三步之遥。】


  走廊尽头的落地窗透进来些许明媚的阳光,不似冬日那般虚无,反倒觉得蕴着些生气,仿佛只要伸出手,就能触碰到那独属于春天的温暖与活力。小心有些迷茫地站在走廊中间,盯着前方在阳光里纷飞的尘埃,发起呆来。


  这里……是哪儿?


  先前宅博士将小心按在了一楼大厅的长椅上,笑着和他说去办点手续,让小心不要乱跑,坐在那里等他。可是过了许久,博士还没回来,他有些不安,便拖起行李箱朝楼上走去。当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博士之前往哪里走时,他已经凭着意识在二楼绕来绕去,直到站在这条走廊的尽头,看着尘埃发呆。


  ……又给博士添麻烦了吧。小心敛了敛眸光,攥紧行李箱的拉杆,低头沉默不语。


  “啪嗒”


  左侧的门被打开了,走出来一位护士装扮的女子,在门口站了一小会儿,似乎是在惊讶着拧这个锁会发出这么大的声响,之后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搂紧了怀中的盒子,放慢手上的速度,轻手轻脚地关上了房门。转身看到小心杵在门口也不恼,笑了笑,在他身旁站定:“你好,请问是迷路了吗?”


  小心侧了侧头,略带疑惑地看向了身旁微笑着询问他的女子。墨绿色的长发松松垮垮地扎成了双马尾,发丝柔顺地搭在双肩上,眼角的笑意几欲溢出。着装整齐,胸牌上娟秀的“甜心”二字异常显眼。


  笑容很真实。小心这么想着,点了点头。


  “这样啊。”甜心将腾出空来的那只手搭在另一只手上,撑着下巴,颇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安慰着小心:“没什么的,我刚来那会儿也会迷路,每天的日常都是从儿科错跑到对面楼的骨科……”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出来,眉眼弯弯地打开怀中的盒子:“第一次来到这儿吧,现在想去什么地方呢?我带你去。来,拿着。”


  小心看着那人将一把水果糖塞到自己手上,透明的玻璃纸折射着璀璨的光芒。他有些惊讶,随即摇了摇头,算作对话语的回应。


  “那我带你到处走走?优美的风景有适于心情舒畅,快乐可是悲伤最大的天敌。”甜心调皮地眨了眨眼,抬手朝落地窗的方向做了个“请”的手势:“看在那一把糖的份上能相信我一次吗?朝前面走五步,你能看见本院最舒心的风景。”


  或许是被笑容感染了吧,小心没由来地相信了甜心。既然是这里的护士,应该……不会骗人的吧?小心这么想着,握紧了那把水果糖,拖着行李箱朝前方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心中默数着步数,小心一点一点地踏入阳光的领域。


  果然是想象中的温暖呢。小心眨了眨眼,一声不吭地感受着阳光的沐浴。


  四步,五步。


  到了。


  小心忽然抬起了头,隔着落地窗,大片大片的葱茏绿意映入他的眼帘,一层一层,犹如雪白画布上充满活力的色块,穿过瞳孔,深深地印在记忆里。


  繁密的绿叶从中,有着一抹凸异的白色,那人背对着小心,半蹲在地上,手里握着的银白色剪刀有些发亮,正在仔细地修剪着枝叶。蓝色的长发被随意地扎成马尾,几缕没被绑进去的发丝随着那人的动作晃动着。


  小心愣了愣。


  好美。


  似乎是意识到了有不知名的人看向他的目光,伽罗无奈地笑了笑,将剪刀换到另右手,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地手指,顺便拍去身上的叶子,缓缓地站直身子,转过身扫视了一圈周围。


  没有人。


  “哦?”他有些玩味地笑了笑,仔细思索周围的地形,忽地抬头看向二楼的落地窗。“果然。”


  拖着行李的少年就那么站阳光之下,反射着阳光的落地窗使得伽罗不得不眯起眼睛打量他。墨色的碎发使人看不清他的眼睛,嘴角似乎抿着,白衬衫宽大却不显凌乱,黑色的牛仔裤勾勒出了他偏瘦的体型,皮肤带着病态的白,一看就是很少出门的人。


  有点眼熟。伽罗保持这个动作在脑海里将近日登记入院的病人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后,扬起一抹友好的笑容,握着剪刀的手垂在身侧,单手给站在小心旁边的甜心做手势。


  带.他.下.来。


  原先温暖的太阳逐渐升往 正空,释放出本有的热度。


  夏天要开始了呐。


 

 


评论 ( 2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