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伞修】Time confusion

扔在小号的叶修生贺,转回来告诉自己一切都可以超越。
半年内没什么正经产出,那么,所谓进步,还是从这儿看吧。

不临深溪:


  • 第一次赶上生贺。祝荣耀巅峰的叶神生日快乐!




  • 如题,糅杂事件线设定。OOC预警,OOC预警。




  • 又名《叶修打伞》,有后续,叫《沐秋买菜》。






  叶修撑着一把黑伞,踏上湿滑的青石阶。


  


  天空中飘着细细的雨丝,风一吹便齐齐扑到他的黑色外套上,将身前濡成一片暗色,叶修摸了一手湿,可他毫不在意。左侧树丛的枝丫光秃单调,落叶黏在石阶边上,踩上去有几不可闻的水声,他顿了顿,还是踮起脚尖避开。黑色伞面将半个他掩藏在深沉的夜色中,在这没什么人的郊区边缘自然不会有人看见他的面孔,放轻脚步纯属是警惕心在作祟——行事谨慎从来不是一件坏事,掌握的越多,关键时刻翻盘的机会就越大。


  


  翻不了盘,就只能躺在这儿了。


  


  雨水是空气中漫起浓密而冰凉的水汽,深吸一口有新翻泥土的气息,第八十七阶旁多出了个新物什,未泛黄的照片上女孩笑得温柔甜美,未着彩色也难掩其芳华。这里是旧城区与郊区交接处的一处土坡,近几年给人修了修权当公墓,死后仍挂念着旧城区的人就葬在这,包括叶修此次的目标,一百二十二阶的角落里,那个刻有“苏沐秋”的墓碑。


  


  嘿,这家伙其实还挺喜欢这儿的,还有一点,就是不舍得多花钱。叶修咂了咂嘴,插在口袋里的手将烟盒攥紧,还是忍住了抽烟的欲望,一言不发地朝那边走。


  


  事情还得从老东家嘉世说起。昔日作战的好友一个个金盆洗手、过舒坦日子去,第一辈除了苏沐秋,就是他叶修。在他们被传成无法超越后,内部隐隐有分裂迹象的嘉世渐成强弩之末,不复往日“王朝”之名。鉴于这些小王八蛋背后放冷枪的例子实在太多,半个月前,苏沐秋打着“体术切磋”的名号,半挽起袖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踏入了叶修的房间,大有拆房子的气势,腿一勾状似不经意地将门带上,发出“咣当”一声响,吓得围观人一愣一愣,好像炸弹在心口爆炸。叶修正趴在床边闭目养神,听见苏沐秋进来就随手指了个方向,示意他那边有东西。对方动作也快,细小的电子元件只悲鸣一声便承不住重压碎裂。估计睁眼也只能看到碎渣,叶修也没理会,懒洋洋地翻了身,出言提醒他。


  


  “小声点,不然外边人还以为你蛇蝎心肠,要踩我打火机以绝后路。”


  


  “踩打火机之前,我会想办法把机油弄出来的。再说了,声音哪有这么小。”苏沐秋凤眼一眯,意味深长地看了叶修一眼。他跨过横在中间的小木凳,俯下身贴在叶修身后,手快速的在外套两侧拍了拍,又去摸牛仔裤的口袋:“拿来。”


  


  “没,真没。”叶修也不介意把背后一露给苏沐秋,他往床内翻了个身,耳垂擦过人的唇瓣一阵麻痒,还好成功躲开搜查。苏沐秋也不死缠烂打,索性支着下巴趴在他旁边,道出今晚过来的目的。


  


  “我想玩一回金蝉脱壳。”


  


  许多人不满叶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嘉世中唯一能压制叶修的人,苏沐秋绝对是最好的拉拢对象。可惜他是嘉世有名的旋转陀螺,平常醉心研究武器暂且不说,出任务、休息又大多和叶修在一起,根本无从下手。苏沐秋自小父母双亡,与妹妹苏沐橙相依为命,柿子捡软的捏,还没成年的苏沐橙显然是个简单的目标,如果这些人真的想对沐橙不利,做为危机中间环的他必须脱开。


  


  “那沐橙呢,带出来?”


  


  叶修侧过头看他,资势看得辛苦,被苏沐秋按着腰翻过来。


  


  “知道你还问?带出来,之后由我处理。”


  


  两人相识之前,苏沐秋就是一个人带着妹妹生活的,现在环境不比当年,总不会差到哪里去。叶修草草拟了个计划,苏沐秋不置可否,直勾勾地盯着他看:“那你呢?”


  


  这样一来,必定会打破嘉世的平衡,人心隔肚皮,事后的情况肯定对叶修不利。叶修有点想抽烟,耐何苏沐秋最近查得严,最后只能扣着下巴一下下摩挲,算是一副沉思模样,半晌才开口。


  


  “那就一起走呗。”


  


  半个月后,苏沐秋出车祸了。


  


  作为通话记录第一位,叶修是最先知道消息的人。当时他正在做队内总结,突然接到一个直接拨到私人号码的陌生电话,对方言语仓促,希望他赶紧去中心医院一趟。他只觉得脑袋里嗡地一声响,道上赫赫有名的斗神此刻也慌了心,匆匆一句“家里有事”,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院。苏沐橙没有与他同行,小姑娘睡得正甜,醒来后消息已经传得神乎其神,什么苏沐秋接私活出了意外,空中三旋体飞出十米远的,能有多惨就说多惨,当事人不在,言论可谓是肆无忌惮。苏沐橙隔着门板悄悄地听,心慢慢地沉下去,到最后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跑回床边拿手机打电话,带着哭腔小心翼翼地问叶修,哥哥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这话一下就将叶修的心脏揪紧。他一晚上没睡,直盯着急救室的灯,眼睛酸胀,眨一眨几乎能落下泪来。沐橙吸着鼻子等他回话的时候医生正喊他过去签死亡证明,声音闷在口罩里,字字却像尖利的刀刃,给一切未来敲上了不该出现的结局。


  


  没事。最后他还是和沐橙这么说了,左手虎口抵着上唇深呼吸以平复心情,还试图装出一副轻松的模样。你哥什么人啊,除了碰上我,哪里有阴沟翻船过。他出任务去了,我们等他回来。


  


  苏沐秋办事多有效率,这件事就有多成功。叶修从医院回到嘉世的时候脸色平静无波,径直走向了专门划给苏沐秋的武器制作室,平常总有人的地方现在安静无声,倒是添出几分冷清感。整体看起来这儿都没什么变化,细数才能发现隐藏在表象下的不同——成品武器与仍存发展空间的半成品全部消失,重要材料一点不剩,私凿的小军火库干净到能反射光来。为了这些“宝贝”的安全,苏沐秋设有专门机关,警报没有响彻嘉世,这显然是他自己搬走的。剩下的也有好东西,一把黑色滑面的伞,伞骨上刻着浅浅的“千机”二字,是去年苏沐秋说“放一放”的半成品;除此之外还有把小小的手枪和一个时来运转,压了纸条指明是给沐橙防身的东西,掀开就能看见背面力透纸背的“等我回来”,被叶修仔细叠好放进伞柄的暗格里。闻讯小跑而来的苏沐橙将时来运转收进口袋,固定在里边的小物件随动作转了一圈,模样不好看,但叶修就是知道那是一小朵雏菊。


  


  生命。


  


  叶修捂住苏沐橙的眼睛,坚定地将那把手枪塞进苏沐橙手里,敛了声音低语。


  


  他说,沐橙,现在我们面临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针对沐秋,针对你,也针对我。


  


  你可以让它继续潜伏,也可以将它打到明面上来。这个时候,只能相信你的判断,你的行动。


  


  今天是叶修第七次来到南山公墓,也是唯一没有人跟踪的一次。半小时前他被迫脱离了嘉世,放弃代号“一叶之秋”和武器却邪,打一把滑面黑伞带沐橙离开。曾有人出声认为苏沐橙应该留在嘉世,因为她的哥哥还未完成与嘉世的合约。苏沐橙什么话都没说,只回头瞥了他们一眼,抱着束花的手收紧,双眼微眯,是苏沐秋惯用的威胁方式。


  


  那些人瞬间就打了个寒噤,原因不知是连绵的秋雨,还是那一刻相似的寒意。


  


  出了嘉世监控的地界小姑娘就提出要去附近的麦记坐一坐,理由一套一套,说伞太小,又说后出场才是惊喜。叶修拗不过她,选了离点餐台最近的位置,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临走时苏沐橙从蓝色的风信子中央挑出一把绑着彩色缎带的钥匙,在叶修诧异的目光下略显得意地放入贴身口袋里,又把被体温烘暖的时来运转放进他的口袋,像是什么交换礼仪。叶修走在路上时还琢磨了一会儿,估计是祝他平安归来,只能无奈地摇头轻笑。


  


  墓碑被打磨地光滑,他没理会刻字,只半蹲下来将照片上的水珠擦拭干净,盯着上边人的笑颜出神,还是轻叹了口气,凑过去在那张黑白照片上印下一吻,低声询问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旁的人:“什么时候过来的?”


  


  从医院,还是从家里。


  


  “刚刚。”苏沐秋湿漉漉地蹲进伞里边来,湿润的指尖直勾叶修下巴,被抓包的叶修脸不红心不跳,顺着人的意思扭过头来,就看到苏沐秋的眼睛很亮,额发正贴在脸上淌水珠,接着眼前一黑,就被快速接近的人在嘴角啄了一下。


  


  “啧啧啧。”叶修抬手摸了摸唇角,把伞往他那儿偏了偏,人也靠过去了些,一脸的痛心疾首:“小苏同志,学坏了啊。”


  


  “礼尚往来。”苏沐秋不为所动地眨眨眼,拉着他站起来,手掌贴在叶修身上摸了个遍,从口袋里勾出时来运转时还意义不明地低笑了一声,又给塞回去。雨势有变小的倾向,他比了个手势示意叶修站在旁边等他一会儿,深吸一口气猛地发力踹上墓碑顶端,珍珠白色的石料倒下时发出一声闷响,刻于其上的“苏沐秋”三字在外力下出现了裂痕,有泥点溅到苏沐秋的裤脚上,他没回头,和叶修同撑一把伞,按来时的路离开。


  


  沐橙还在等他们回去呢。


  


  “诶,这任务顺利完成,苏大大给犒劳不。”


  


  “我下厨做顿好的。诚意够不够?”


  


  接下来,就是三个人的故事了。


  


  ——END——

评论
热度 ( 17 )
  1. 能溶于水的无色焦性没食子酸不临深溪 转载了此文字
    扔在小号的叶修生贺,转回来告诉自己一切都可以超越。半年内没什么正经产出,那么,所谓进步,还是从这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