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小食。

♠万圣pa,轰轰性转预警。
♠是红茶想要的揉胸! @红茶和荞麦面最搭配



【小食一。待客礼仪】

“所以,”轰微微俯下身直视着爆豪,顺手就将垂落的发丝别到耳后去。他还没习惯多出的长发,但是这套动作己经做得很熟练了,不过是以指尖勾着并将其拨开——露出的额角白皙诱人,爆豪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很快便将目光移开。

“真的不学待客礼仪了?”

“不要!谁要学这种连腿怎么放都要规定的东西啊!”爆豪大声地回答了他,翘着腿以一个非常舒服的姿势倚坐在铺着刺绣垫的红绒扶手椅上,尾巴在甩动间更是带着欢乐的气息。好吧,轰承认种族差异给予了对方追求自由的野性,这非常合适但他还是想再努力一下。

“但是我并不想你成为外面那种只会流口水的野狗。”轰慢厮条理道,原先督促他学习只需反向激励一下,这几年来就不太好得手,爆豪己经成长,做事开始由着性子来了。爆豪极为不屑地“嘁”了一声,从言行上表现出坚定的拒绝态度。

“那,给你碰一碰?”轰最后决定解开披风。

“爆豪最近一直很好奇吧。”

“闭嘴,谁对这个感兴趣啊!”爆豪粗声粗气吼他,耳根却有点红。他还是幼狼时就来到这儿和轰一起居住,对性别没什么印象,这几天为了查找让这个阴阳脸变回去的方法恶补了不少资料,说不好奇是假的。轰瞄了他一眼,自顾自将披风抖下搭在手臂上。衬衫己经被胸前异常的隆起撑出一个弧度,最外的扣子濒临崩断,他没有更大的衬衫,再一看只能苦恼地皱眉,将其托起些减缓胸前坠痛。

“好软。爆豪不试一试吗?”

“……”

“爆豪还吸过吧?刚来的时候——”

“我叫你闭嘴。”爆豪噌地一下站起来,两人相隔不算太远,他直接翻上书桌,半跪着伸手去揉。轰索性抽开手由他托着,因指腹隔着布料扫过顶端的电流感而呼出一口浊气,半阖着眸捏一捏爆豪的竖起的狼耳。被别人抚摸的感觉不是很好,不过对象是未成年的话,还是可以稍微忍受一下的。

“不可以咬。”轰提醒他。

“烦死了你个混蛋。”爆豪嘀咕着埋进胸前,两边都烫得厉害,热度反倒就变得微不足道了。

“等会儿把那个待客礼仪再讲一遍吧。”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