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别人看见我的时候能眼前一亮,就好啦。

【爆轰】star sky(1)

♠十杰pa。ooc属于是我的,角色很好,请他们结婚!
♠爆豪胜己x轰焦冻!
♥BGM:star sky—Two Steps From Hell

  轰焦冻在纷飞的战火中见到了龙。

  那是庞大、渺远而神圣的生物,童话封页有它和煦的面容,古书残角有它染血的獠牙。它们零零碎碎地拼出轰对龙的敬畏,却从没让他看真正的龙。舒展的龙翼遮蔽了晦涩的天空,在这被火光点燃的大地上投下一片厚重的阴影,像是最终的黑暗与审判将要来临。他执剑仰头看向龙,龙似乎也在看他,它长久地盘在这处,发出一声令人惊惧的长呜。

  龙越来越近了。

  这并不是一个好处境。轰的剑并没有在战斗中折损,但即使有这位好友相伴,屠龙的成功率依旧微乎其微。被注视感来源于龙背上模糊的人影,对方一身红袍随风扬起执拗的弧度,轰隐约觉得他在笑——不出片刻,那人己经从高处跃下,稳稳地落在轰面前,他的剑尖之外。

  “喂,阴阳脸。我来接你了。”

  这个口吻听起来很熟悉,却只叫轰焦冻疑惑。在他的记忆里,除了现在,从来没有眼前这个金发少年的身影,奇怪的绰号就更不必说。于是他站在原地没动,只是在凝视对方时悄然握紧自己的剑柄,摆好可攻可守的姿态。对方腰侧别着一把刀,身后趴着一只龙,贸然行动可能会使自己招致不测。反倒是对方先打破平衡,他等了半天都没见轰有反应,顿时大为光火,泄愤似的把脚边的碎石踢开。蛰伏在一旁的龙好奇地伸头过来,以鼻骨亲昵地蹭蹭自己的主人。

  “我就知道你这混蛋来几次都会是这样。”爆豪轻声嘟囔几句,在兜袋摸索一番。精心编织的谎言再次派上用场,出现在他手上的精致怀表沉淀了岁月的光辉,透出一种厚实的色泽。龙对这并不感兴趣,它缩回头,以鼻部喷出的气去逗弄挺立在废墟间的杂草。

  “有印象吧?——特地埋下祈求神明救赎的信物。”他微微昂起头,表情很是不耐:“轰焦冻。我如约来到这里。”

  轰瞪大了眼睛。幼时的生日礼物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他上下打量对面的人,斟酌着提出要求:“我想确认一下。”

  爆豪轻啧一声,舌尖顶着上颚一弹,又带起更多的烦躁。他把表抛过去,不等人接住,便自顾自爬回龙背上。轰抬手接住,将其掂在手中细细查看,是沉甸甸的皇宫制品,入手圆润光滑,表盘是家人的合照,确实是自己幼时堵气埋进玫瑰丛的东西。

  但是这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他手上?他是谁?

  “我是驭龙者,龙谷的主人。”爆豪看了他一眼,视线又落到远方。轰发现他极为警惕地握上了腰间的刀,服从于他的龙也跟着转了个方向,朝一处滋滋吹着热气。轰也侧向那边去,但倒塌的石柱挡住了视线,他要想看个究竟就得过去,但这势必会暴露自己的后背。

  “那边是什么?”

  “卫兵,来要你命的。”爆豪言简意赅地阐明情形,类似的解释他讲过太多次,轰仍是预料之内地站着观望,显然对此持怀疑态度。

  “你到底过不过来?”

  “为什么要我的命?”轰没有正面回答他,仍是执着地追问。他见过太多表里不一的人,也捏不准爆豪的立场,但比起一人一龙,区区几个卫兵显然是更好突破的对象。

  “……”

  以对话取得信任的办法浪费了太多时间。背着弓箭的人类己经在以他为目的地点,爆豪拍拍身下的龙,随着它展开双翼而站起身来。这个小王子受过最全面的王室教育,十几岁时就能随父亲上站场,短时间内说什么都是不为所动的。

  所以现在战与不战的取舍在他。那么,做出改变试试吧。

  “你爱你的子民吗?”爆豪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轰皱着眉不知道这是什么问题,刚要张口,就被人搂了个满怀。收回胸前格挡的剑剜入爆豪的脸颊,血滴顺着泛光的利器滚落下来。连串的箭矢从他身后蹿过,爆豪单手箍住轰的腰向前冲了一段,借着倒塌废墟的掩护硬生生旋了个方向,攀着红龙坚硬的磷片滚到它背上去。红龙乘风振翅飞起,颠簸中轰抽出手按着对方的脸避免伤口过深,身下硌得很,他刚要挣动,就被爆豪以按额头的方式硬生生镇住。

  “枪打出头鸟。”爆豪低声警告他,想想又补上一句。“别推我。”

  轰照做了。伤口一按就血流不止,他尽力向后仰,长剑在两人间转平,变为不危险的铁片。箭矢不足以伤害到龙,但这着实影响他们升高的速度,红龙烦躁地咆哮着,火焰燃烧的声音近在耳边。爆豪疑心下边的人类要使用魔法,他支起手臂往前爬了些,以极其强硬的态度将轰制梏在身下,下巴支在他瘦削的肩膀,终于腾出手拍拍龙让它专心,随即张开五指酝酿破坏力十足的火光,预备将愈加密集的杂物轰开。

  轰忽然在紧密的压制中抽手扣住爆豪的脖颈,因此先他一步。

  受过训的法师行动时并怎么需要吟唱,他们比其他人更亲近这种自然的力量。耀眼的法阵在他原先站的那处铺开,冗长的字符在圈中随图形变化旋转,转瞬即化为坚冰从地底腾起,把先后几批人顶得七零八落。受到安抚的龙腾跃而上,彻底投入了天空的怀抱。爆豪松了一口气,他沉默了一会儿,直到轰松开手、更为明亮的光落到身上时,才放开对他的钳制,坐起身换用对方听不懂的语言嘀咕。身下的龙配合着长啸了一声,轰因强光半阖着眼,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是在和龙对话。

  “啊…抱歉。”

  “啊?”爆豪应了一声,他并不喜欢这句话,表情也不怎么好看。

  “脸上的伤。”轰指了指自己的脸上与爆豪伤口相同的位置,又指了指自己的剑,他有点害怕高处,现下对于自己正躺在龙背上这个认知感到极度不适,于是他决定坐起来,面对这个所谓的神明。

  “还有那些卫兵,”轰说,“是保卫王宫的一支。我并不清楚他们的想法,但你显然是站在我身边的。谢谢。”

  爆豪一愣,又在片刻后扬起笑容来,站起身去看远处的葱笼。风吹得脸上发痒,他抬手胡乱一抹,没有血,那伤道口己经结成了细长的痂,徒留边上干涸的血迹。

  “废话真多。”爆豪低声说,将无关紧要的东西轻轻带过。轰仍旧盯着他看,眼里平静无波。他轻啧一声,又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想问就问。”

  “要想实现愿望的话,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吧。现在的我可以知道吗?”

  爆豪哽了一下,他并不信神,当时琢磨这套说辞时压根儿就没考虑这个。轰双手扶在龙背上安静地等待答案,接近日落时分,隐没在山头后的光源将周边云层一点点染成金色,龙谷就在不远处,似乎只是靠近,风都会变得熟悉而温柔。

  “先好好记着我的名字吧。”

  “我叫爆豪胜己。”

——TBC——

评论 ( 5 )
热度 ( 37 )